思空

呃、請多多指教,這是個沒有節操的天地(X
可以叫我空空(*゚∀゚*)
雜食派,什麼都吃什麼都不奇怪,但是因為太雜食了怕雷到各位(鞠躬
基本上無雷。
最近糧食一直線→凶宅筆記、COF相關。

【スズそら】反性食物鏈。

─此為スズムxそらる (要說是そらるxスズム好像也可以)

 

─慎點,因為這可能和你所認識的そらる與スズム不一樣。

 

─要揍我請小力一點(?

 

 

 

此為同人創作,和歌手的生活、現實完全毫無關聯,謝謝。

 

 

*

緊閉的雙眼與皺起的眉頭,這是躺在沙發上的人聽見突然響起的門鈴聲下意識的反應動作:「唔……」,迷糊之中睜開雙眼、門鈴聲早已停止,瞥了一眼牆上的時鐘,距離自己睡著的時間已經過了將近五個小時,慵懶地將雙手往上舉、頭部微微向後仰,伸了一個懶腰後才從沙發上離開。

 

喀答一聲,映入眼簾的是提著塑膠袋的スズム,僅穿著棉質T-shirt與牛仔褲,似乎是忘記帶上平時穿的外套,所幸現在正巧是轉入春天的季節、回暖的氣溫就算不穿上外套也沒問題,面對來訪的人,剛睡醒的そらる朝著對方拋出一個疑惑的眼神。

 

回予一個微笑,スズム不語。

 

「進來吧、記得關門。」剛睡醒顯得聲音有些沙啞,そらる轉過身大方地讓對方進到自己的屋子裡,孰知スズム會坐在客廳內等待,自己則走去盥洗一番。

 

莫約過了五分鐘,將自己打理好的そらる走回客廳坐下,看見從塑膠袋內拿出來擺在桌上的速食,四溢的香味讓他開始餓了起來……畢竟自己昨日為了曲子的事情忙碌一整天,不僅一天沒睡、連吃飯都忘了。

 

「速食外送。」坐在一旁單人沙發上的スズム伸出手幫忙打開雞塊的盒子,貼心地附上沾醬,而後比出了『請』的手勢。

 

「我是有叫外送、但不是你吧?」不客氣的拿起食物,在放入口中之前他回想自己睡著以後的記憶,依稀記得似乎有打電話叫外送這一回事,但卻疑惑怎麼會是眼前的スズム送過來,總不可能對方跑去速食店打工了吧?

 

看著そらる已經吃完一塊,スズム接著又伸出手遞上另一塊給對方,挑著眉回答:「是打給我唷,當時快變成幽靈的語氣真是把我嚇了一跳。」,眼神中閃過一絲得逞的笑容。

 

起初還露出『怎麼可能』神情的そらる、在點開手機看了通聯記錄後才認定那個睡得迷糊而亂打電話的人是自己,乖乖的低下頭和對方道歉:「對不起麻煩你了。」

 

沒想到對方卻是噗哧一笑,擺擺手說:「我不介意,反倒是稿子可能要小小拖延一下、在後記的地方和大家說都是托そらる的福的話,應該會被原諒吧?」,明顯的惡趣味,那張顯得燦爛的笑臉讓人討厭啊。

 

「你上次不是才說快打完了嗎!這根本是你自己問題吧。」不甘示弱的反擊回去,看著對方一臉輕鬆的態度擺明了就只是不想繼續坐在電腦前面罷了,說話的同時そらる順手接過スズム遞來的飲料。

 

聳了聳肩,スズム並沒有繼續回話,卻是直盯著吃東西的そらる,深邃的眼眸中所夾帶的情緒實在令人摸不透、特別是突然勾著嘴角自顧自地笑了起來,笑容雖然燦爛但一旁的そらる只感覺滿腹疑惑。

 

「笑什麼?」伸手摸摸自己的臉頰,低頭將自己看過一遍,既沒有沾到東西、衣服也沒有穿反、拉鍊也確認過有好好拉上,那麼對方為何笑得那麼奇怪?

 

「そらる你的頭髮啊、明明整理過了為什麼還會是鳥窩頭吶,你睡著的時候在上面養鳥嗎?」指著そらる因自然捲而特意燙得更捲的髮,壞心眼使然、總覺得不逗弄對方一下會對不起自己,スズム還順口的學了幾聲鳥叫。

 

努力勸著自己不要把手邊的靠枕給丟出去,眼前笑得一臉欠丟枕頭的人好說歹說也送了食物過來,そらる沉著臉:「你的頭髮才像長蟲子!我的頭髮可是設計過的,大家都說帥。」,這可是經過粉絲們公認的。

 

「吶、啾啾。」對於そらる的回話不以為然,スズム放鬆自己的身子更貼近沙發椅背。

 

「蟲子。」口頭上的把對方調戲自己的惡作劇給送回,眼神中大有『幹嘛?』的氣勢。

 

伸出食指捲上自己的髮,スズム眨了眨眼,大喇喇地笑著調戲黑著一張臉的そらる、然而結果非常的成功……

 

──成功換來一顆枕頭重力加速度的攻擊。

 

「啾啾,要吃蟲嗎?」

 

 

怕大家看不懂還是來說明一下好了,スズム說的「啾啾」其實就是「鳥」的意思,在這邊是與嘲笑そらる的頭像鳥窩一樣、所以稱呼そらる就變成鳥的啾啾了ww(鬼聽得懂

そらる叫スズム蟲子也是同理。

最後スズム問そらる要不要吃蟲的意味就很明顯了……對吧w?好吧其實不好懂

 

    ─關於在那之後的電話─

 

正午時段,距離被スズム嘲笑髮型的日子已經過了好些天,放下手上的工作思考著午餐該如何處置的そらる、厭煩地接起從方才就想個沒完沒了的手機,這傢伙煩人的功力還真是一點也沒退步。

 

「喂、啾啾さん!まふまふ肚子餓了,吃─飯─、一起去吃飯吧!」還未來的及開口,電話那頭的人已經興奮的講了一大串,但開頭的稱呼……

 

「吵死了!誰是啾啾さん、スズム又亂教你什麼東西!」可想而知的答案令人感到煩躁,そらる開始在心中盤算該如何算帳。

 

「咦──スズム上次和まふまふ說そらるさん的頭上有養鳥啊、聽說食量還不小呢!」

 

「……」揉了揉自己的太陽穴,そらる決定好好痛扁一頓那個亂造謠的傢伙、正好最近需要一點抒發壓力的管道。

 

「そらるさん?喂?吃飯的時候可以一起把啾啾帶來嗎、まふまふ想……」

 

電話那頭又開始自顧自的說了起來,但そらる並沒有好好聽完就直接切斷通訊、儘管對方滿腹疑惑,折了折自己的手指聽著清脆的喀喀聲,そらる帶上燦爛的微笑出門。

 

好好等著吧,スズム。

 

 

此時在家中突然打了一個噴嚏並感受到冷顫的スズム,看見來訪的そらる時才了解、原來直覺的第六感有時也能成為攸關性命的重要關鍵。

 

 

後記:崩光了,真的、對不起!(土下坐

打完發現剛好趕上スズムさん的生日,所以拿來當生日賀文了^p^ 雖然スズムさん應該一點也不想要wwwww 我發現我每次打完文都會剛好趕上生日ww

開了低級的黃色笑話真的,很抱歉w 看不懂的人代表你們還很純潔唷,放心b

寫到後來好像變成そらスズ了,所以我硬是、取了一個標題又把它轉回來了w反正在床上誰上誰下大家自己都很清楚嘛(警察

寫這配對也出乎我意料,我從來沒想過我會寫……總之一切都是意外的意外,我覺得我的腦洞真的沒極限ry  最後那一大段都是因為cy的要求所以補寫的。

後面的肉我家女神說要幫我寫^p^(非常重要)大家快去催女神產肉啦(敲碗

 

最後,スズムさん、誕生日おめでとう


评论

热度(10)

©思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