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空

呃、請多多指教,這是個沒有節操的天地(X
可以叫我空空(*゚∀゚*)
雜食派,什麼都吃什麼都不奇怪,但是因為太雜食了怕雷到各位(鞠躬
基本上無雷。
最近糧食一直線→凶宅筆記、COF相關。

【みー月】因你而甜膩的空氣。

【みー月】因你而甜膩的空氣。

 

─這是みーちゃん   x  天月的配對,對、你們沒看錯ry

─文長,請小心。

─要確定自己能吃這cp才點進來,它有可能不是很好吃。

─故事內容稍微參考某一場live,但是只是稍微,請不要當真,謝謝。

 

─此為同人創作,和歌手的生活、現實完全毫無關聯,謝謝。

 

高挑的人蹲坐在地、伸出修長的手往自家愛貓的頸邊搔去,看見愛貓舒適地輕喵了一聲、不禁露出燦爛的笑容,雖然青年帥氣的臉龐被半邊的髮給遮住,卻仍舊檔不住眼眸中滿是溺愛的情感,果真是十足的貓癡。

將頭枕在自己的手臂上,趴在桌子上望著在沙發邊與愛貓玩耍的青年,漾起的笑容顯現出雙頰深深的酒窩,羨慕起那邊既溫馨又可愛的互動,無意之中連自己都沒有發覺的話語從口中洩出:「真好吶……」

聽見一旁傳來的感嘆,青年稍愣一會後,將視線從愛貓身上轉移、不解地歪著頭問:「怎麼了嗎、天月くん?」,眼神中還透露出些微的擔憂。

「只是覺得很羨慕……」小小聲說出自己的感受,無法理解從心底傳來的那一股羞怯感是怎麼一回事、他將視線瞥向遠方。

此時,青年抱著愛貓站起身,邁開大步走到桌前,修長的手撫上了他深褐色的髮、左右細摸著,嘴角勾勒出一抹好看的笑,用著溫柔又獨特的聲嗓告訴他……

 

「我們啊、可是最喜歡天月くん了唷。」

 

就連同在青年懷裡有著黑與白相接色的貓咪、都喵的一聲表示自己的認同,眨著渾圓的大眼所散發出與主人相同的氣息;都是那樣地──

雖然只是平樸的一句話,但那大概是,他這輩子、聽過最為喜愛的一句話了吧?

 

 

「一起去那間店吃飯如何?」站在最前方的人觀望了好一陣子的街道小店,轉過身面向正熱烈討論該去哪裡的眾人、開口提議,臉上的神情悠然自得,就算一旁的路人說著和自己不同的語言,也絲毫沒有違和感。

並非初次遠離自己的國家跨海來到異國,卻依舊無法像他人那樣地自然融入,不久前才將自己的頭髮染成稍微偏亮的奶金色、少年有些懊悔地思考著自己在人群中是否太顯眼的問題,雖然和友人們在一起或多或少能降低他的緊張感。

在羨慕起友人們從容的同時,大家紛紛附和著一起去吃飯的提議,拿起手機拍了幾張街道風景、而後便匆匆地進入店內,既悶熱又帶潮濕的氣候,讓忍耐力極高的人都忍受不住,不禁感嘆起冷氣與空調的美好。

關於這次的演唱,特意地提早出發是為了不讓行程過於匆忙、另一方面則是想讓每個人都有時間可以放鬆、想來都是個非常貼心的安排,就連人員都是彼此有所熟悉的人、少年默默的在心中感謝主辦人。

其中最令他在意的人湊巧坐在他的對面,正低頭專心望著手機訊息的みーちゃん。

總說不上是什麼樣的情感……不曉得從什麼時候開始去關注對方的事情,みーちゃん擁有一張好看的面容、白皙的肌膚、姣好又高挑的身材;更別說是和自己有所不同的聲嗓,獨特的魅力都是吸引人關注的要素,疼愛家中愛貓的程度絕對是眾人有目共睹。

「嗯?天月くん、怎麼了嗎?」感覺到從前方傳來的視線感,抬起頭發現少年出神的盯著自己,みーちゃん不解的問,並疑惑的檢查將自己檢查一遍、難道他身上有哪裡奇怪嗎?

恍然從思考中清醒,臉上一熱、他才發覺自己竟然失禮的盯著對方發呆,連忙解釋:「不、沒什麼。」,簡直是羞恥到無地自容啊,若是能挖洞跳進去就好了,天月努力的不去看みーちゃん那滿是疑惑的眼神。

對方好像還想說什麼似地,卻被一旁喊著上菜的聲響給打斷,擺滿整桌的佳餚以及大小不一的酒類,讓眾人眼睛為之一亮,但天月卻覺得頭疼、乖乖拿走自己點的可口可樂後點開手機,在推特上打了可樂才是王道的話語送出。

比起酒精,他果然還是喜愛可樂,這已經是無庸置疑的事實。

看著一旁互相倒酒的人們……怎麼連平日些許在碰酒的友人都喝了起來?團員們說著『都出國了那就痛快喝一下吧!』之類的話語,完全是精神振奮到了極高點啊,真令人擔心,希望待會不會一群人有醉倒在國外。

乖乖與美食相處才是最重要的,動起自己的筷子、邊是拒絕友人倒酒的好意,聽著一旁熱鬧無比的談話,輕輕勾起嘴角、偶爾一次的放縱其實也不錯。

直到兩個多鐘頭過去。

令他不得不佩服事務員Gさん的酒量,雖然不能稱上沒喝醉、卻還能打理已經倒下的一夥人,天月攙扶起坐在身旁的伊東歌詞太郎,讓友人的手臂勾在自己的肩上,進而撲鼻的酒味令他小皺了下眉頭。

原本打算就這麼將友人給帶到外頭的計程車上、可惜預期總是趕不上變化,坐在對面一同站起身的みーちゃん,有些搖晃的身子突然地向前倒去,嚇得天月連忙用空出來的手去拉住對方。

就算兩人的身材皆是瘦高又修長、但大男人的重量實在無法與『輕』字沾上邊,能在一瞬間做出反應並扛住兩個人,這大概就是所謂腎上腺素的關係吧,還以為自己快要去天堂時,肩膀單邊的重量突然不見了,轉過頭去,看見事務員Gさん幫忙將友人給接過去。

「みーちゃん的房間距離其他人有點遠呢,麻煩天月くん你幫我送他回去、歌詞太郎我先幫你把他帶回房間吧。」臉上帶著溫和的笑,接收從天月瀕臨死亡又復活的眼神內所出來的感激光線,說出自己的安排後扶著醉昏的伊東歌詞太郎帶到外頭去。

「好!」用力地點了點頭,天月在心中對於事務員Gさん的崇拜又上升了好幾個百分點,有些擔憂的看著想努力站穩身子的みーちゃん、問道:「みーちゃんさん還好嗎?」

對方僅僅是小聲的說聲沒事以及謝謝,除此之外,他們就連坐上了計程車都沒有任何交談。

由於已經事先和司機交代飯店位置,所以並不用擔心語言不通的問題,在到達飯店以前、みーちゃん都只是環起手臂靠在椅墊上閉目養神,反倒是一旁的天月稍嫌不自在地偷偷望著身旁閉著眼的人。

他正努力說服自己,心中出現的悸動一定是出於崇拜心理。

到達飯店後,雖然尋找房間的過程稍微花了點時間,天月總算是成功將みーちゃん平安送進房間裡,原先不想造成他人麻煩而要求送到房間門口的みーちゃん,在天月的堅持之下終究是妥協了。

放著一個搖搖欲墜、看起來走兩步路就會跌倒的人進房間,基於各方面考量,他做不到;少年暗自在心中說服著自己。

將沾濕的毛巾放入床邊小桌子上的小臉盆內擰乾,俐落的折成一個長方形,輕柔撥開對方遮住半邊的髮、蓋上有些冰涼的濕毛巾,躺在床上的人吐露出平穩的呼吸,似乎才剛進入夢鄉不久。

唇邊漾起一抹笑,對於自己堅持留下來照顧的舉動感到滿意,雖然硬是要みーちゃん躺上床睡覺讓對方皺起眉頭感到些許困擾,但眼下這是最好的方法,能夠幫上一點小忙、他的心情更是覺得好。

觀望房內的情形,大致上都整頓好了、看來也沒什麼需要幫忙的地方,天月緩緩從床緣站起身,將一旁的薄被覆上熟睡的人,盡可能的放輕動作不去打擾對方,自己也差不多該回房間去了吶,不曉的事務員Gさん那邊的情況如何?

正準備踏出腳步時,從自己的衣角傳來一股重量、亦是拉力,轉過頭去才赫然發現──早該進入夢鄉的人卻拉住了自己,眨了眨眼睛、疑惑著對方的動作。

「天月くん喜歡我嗎?」張開雙眼,眼眸深處蘊含的是旁人看不出的情緒。

突如其來的一句話就像是石子般被丟出來,在兩人心中激起陣陣漣漪,天月驚訝得睜大眼睛,一瞬間燃燒的血液衝上腦門、使得白皙的臉龐在剎那間變得通紅,什麼也無法思考。

「什……みーちゃんさん你在開玩笑?」回過神來、天月深深覺得自己好像是被耍弄似的,因為對方一句令人毫無頭緒的話而感到心跳加速,這難道不是只有在漫畫中才會出現的情結嗎?

話雖如此,他依舊沒有忘記對人要加敬語的習慣。

拿下方才敷上額頭的冰毛巾、在床上撐起半身,みーちゃん放開還緊扯住的衣角,取而代之握住的是天月的手:「我沒有開玩笑……還有,天月くん可以只叫我みーちゃん就好了嗎?」,相接的視線中,顯現出他的認真。

「但是敬語、是必要的阿……」了解對方並不是在開玩笑後、心情更是顯得緊張,用著低如蚊蚋的聲音回覆著,握上來的大掌傳來的是令人安心又厚實的溫度,天月不自覺地將手回握。

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呢?完全無法理解啊,自己的心情。

「我啊,一直都有在關注天月くん。不論是想把最好呈獻給歌迷的模樣、上台前努力練習的緊張模樣、下台後親切的模樣、疼愛寵物的模樣……我都知道。」一面觀察天月神情的みーちゃん,即便聲嗓聽起來有些顫抖、依舊想要將心意一字一句傳達而出。

「可是、みーちゃんさ……」

「叫我みーちゃん。」強勢的態度打斷對方想加上尊稱的話語,由下而上的望著面色緋紅、神情緊張的金髮少年,從兩人牽在一起的手就能夠發現對方散發著熱氣,若是要用什麼形容詞來形容對方現在的模樣、みーちゃん不禁在心中泛起可愛兩個字。

起初,他只是想將自己的心意傳達,並不奢望少年能回覆什麼……可是現在、卻自私的期盼著:「天月くん、和我交往吧。」,手邊一個使力,在少年毫無防備之時把他拉進懷中。

靜靜地聽完みーちゃん的告白後,還未來得及做出任何反應就因為手邊一扯,驚呼的同時、跌進了一個溫暖的懷抱之中,抬起頭還想說些什麼、卻在看見みーちゃん眼眸中的深情後全數消散。

「好。」或許這是讓彼此都意料之外的答案,怦然迴響的心跳聲在此時已經無法傳達出他的心情,未來的事情無法去預知,所以他做了一個選擇;做出不會讓自己後悔的決定,天月在心中對自己堅定地道。

 

稍嫌昏暗的房間內,兩人相視而笑;宛如等待許久的花苞一般終究等到綻放的那一天,在空氣中散發著甜膩的氣息。

──これからも。

 

之後的小插曲一:

隔日一群人在相近於正午的時間點集合,對於一起出現的みーちゃん與天月、眼神中浮現的無不是驚奇,但是卻沒有人反應些什麼,唯有看見這情況的事務員Gさん走到兩人身旁,疑惑地問了……

「伊東歌詞太郎さん人呢?天月くん昨晚沒回房間?」

隨後傳來的是,少年的慘叫聲、以及臉色轉為青的瞬間,用著跑百米的速度消失在眾人面前──附帶在後方急忙跟上的みーちゃん。

這件事情就這樣成了團員間的小八卦,根據先人流傳下來的那句話來說,叫做見色忘友。

 

之後的插曲二:

好不容易看見三個人出現在集合地點,爽快發布自由活動解散的指令後,眾人紛紛往自己想遊逛的地方出發,出乎意料之外沒有和友人一起走的天月,沒有發現其他人意味深長的眼神。

而關於伊姓友人當天晚上獨自一人跑去酒吧喝酒、是否與這件事情有關連,則又是成為了團員之間的小小八卦。

與みーちゃん並肩走在路上,欣賞異國街道風景的同時,金髮少年眨眨眼、歪著頭說出昨夜讓自己納悶許久的疑問:「みーちゃん……你昨天不是醉了嗎?」,不解為什麼對方看起來能如此有精神,一點也沒有宿醉的樣子。

這麼一說,昨天在みーちゃん身上似乎也沒有聞到熏人的酒味,天月在腦海中回憶著當時自己沒有注意到的小細節。

對於問題顯得有些呆愣,みーちゃん在與自己內心天人交戰好一陣子後,決定說出事情的真相,愧疚的說:「其實、我昨天是因為撞到桌角才差點跌倒的……」

「咦?」

「腳太痛了所以一時間無法反應,看見天月くん那麼細心在照顧我就更是無法說出口……對不起。」猛然地停下腳步,みーちゃん對著身邊的少年深深鞠躬表示歉意、卻在彎下腰時被阻止。

「沒關係,反正事情已經過去了。」少年漾起燦爛的笑容,露出雙頰深深的酒窩,將手扯上對方衣服的小角、輕柔的口氣就宛如在安慰孩子般地,接著便是解釋了自己做出的動作,樣子有些青澀:「因為天氣很熱、勾手什麼也不太好……所以就這樣、走吧。」

拉開扯著衣角的手轉而伸出小姆指相勾:「這樣就沒問題了,對吧?」,唇邊勾起笑容,邁開步伐與少年並肩走在街道上。

──深深印在兩人心中的笑容,只有彼此知曉。

 

之後的插曲三:

今天是待在異國的最後一天,演唱會結束後的みーちゃん一反原先的行程、選擇多留一天遊樂放鬆,一整天都與眾人到許多景點參訪,直到太陽移置水平線轉為橙橘時,才來到機場等待。

修長的指節在手機螢幕上來回點觸許多下,正發著準備回國的消息請粉絲們不要擔心,好心情地想著偶爾做做預定之外的事情也不賴。

坐在大廳一旁位子上的是同樣在低頭看手機的天月,明明兩人要搭上的飛機並不相同;天月要搭的是稍晚一些、前往另一個國家的班機,卻還是陪自己提早了許多時間來等待,僅僅是想到這些、就覺得心頭一陣暖和。

在廣播唸出準備起飛的班次後,站起身拍拍身上的灰塵,拿起放在椅子旁的行李,並走到金髮少年的面前微低下身,看見對方眼中的小小落寞,就算如此還是撐起笑容的說出道別、對方努力地不想讓情緒影響到自己的模樣令人感到不捨。

說出再見的話語、悄然地拉近彼此的距離,みーちゃん在對方耳邊輕聲說了一句話,成功讓少年的臉龐迅速染上一層緋色,撫著紅得透徹的耳朵看著拿著行李的人前往搭機口的方向走去。

他並沒有遺漏,少年在他身後說出的回答,笑著帶上了他最珍貴的東西返回家鄉。

 

 

 

「回國後,一起去約會吧?天月くん。」

「好。」

 

 

後記:還沒打完正文就來打後記的我……假如正文全文是兩千多個字的話、我後記應該也能打那麼長?(一個非常會碎碎念的節奏)

  這對真的是冷到北極去了,感謝萌萌願意讓我拿這篇還債,雖然想著因為太冷了所以來自耕……但是、以為自己能自耕是一種錯,劇情都跑完了我連手稿都寫了,正式來時是完全卡到一個爆炸的狀態。把CD折成兩半放進放錄機裡面或許都沒有我卡(什麼

  在這段期間還猛發噗+隨窗亂叫,對不起被我騷擾的人。(自動罰跪模式)

  打搞期間就會一直想做別的事情也覺得有一長串的後記可以打,不過等到真正打完的時候就、全忘光了阿阿阿阿!或許是因為未完搞前想打的全都是怨念

  其實原本的腦內正文的構想是更長的,但是再打下去應該會沒完沒了而且超無趣,於是在寫到最後的時候發現能卡掉就,莫名其妙的完稿了!!可是我最想寫的其實是後面、所以硬是加了後面的插曲們了。(那時候還以為會寫到5千個字)

  當初都是因為某90的推坑才一下不回的,兩萌加在一起根本就是世界無敵萌啊!是被一句「他們兩個算架空吧因為根本沒互動阿。」給激到,怒決定打這篇。對我就是ry

  況且我自己也不喜歡一點開就發現神奇的CP已經是交往後設定、太爆炸了阿會難以平復,so 打完這篇我以後打咪月就有理由了(不是  雖然老梗滿點但是哼哼哼

 

  みーちゃん生日快樂!


评论(4)

热度(16)

©思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