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空

呃、請多多指教,這是個沒有節操的天地(X
可以叫我空空(*゚∀゚*)
雜食派,什麼都吃什麼都不奇怪,但是因為太雜食了怕雷到各位(鞠躬
基本上無雷。
最近糧食一直線→凶宅筆記、COF相關。

【甘党加湿器】私だけの

─超展開有。

─無意義的腦抽。

─不好吃。

 

─此為同人創作,和歌い手的生活、現實完全毫無關聯,謝謝。

 

 

*

皚皚白雪緩緩從天空飄落,反射性地抬頭望向天空、意識到這是入冬以來初次落下的小白點,頭上戴著紅色針織帽的深褐髮少年偏過頭興奮地和身旁的人說著:「歌詞太郎さん、是初雪呢!」,唇邊掛上一抹迷人的微笑,搭配上愉快瞇起的雙眼。

 

「既然如此……天月くん可以幫我完成一個願望嗎?」盯著少年因寒冷而通紅的臉龐,這模樣看來、即使是將身體包裹得宛如大雪球般,也無法抵禦近來低下的溫度,雖然事出些突然、但伊東歌詞太郎依舊是為了自己突如其來的念頭提出任性的要求。

 

「嗯?什麼?」停下腳步,天月疑惑地眨了眨眼看向伊東歌詞太郎,無法摸透對方的想法。

 

「我想聽天月くん自我介紹。」一起停下腳步,平常無論做什麼樣的動作都顯得可愛無比的天月、此刻在伊東太郎的眼中卻是加倍耀眼,他有絕對的自信天月是不會拒絕的,更是期待著對方的反應。

 

腦海中浮出少年以往介紹自己的身影,無論是在演唱會上、雜誌訪談、影片拍攝或是兩人第一次見面時的樣子,那個永遠也看不膩、聽不膩──皆是屬於對方才會有的。

 

得到意料之外的回答,天月稍稍愣了一會、猶豫好一下子才開口:「我、我是天月-あまつき-……這樣?」,明明是說過無數次的簡單自我介紹,卻在伊東歌詞太郎面前感到害羞無比,到底是為什麼呢?

 

「然後呢?身高、體重之類的?」就是喜歡看天月感到害羞的模樣,暗自在心中罵著自己真是壞心、伊東歌詞太郎笑著繼續問。

 

「身高177公分,因為上次長高了一公分!體重的話……目前是秘密、況且歌詞太郎さん你明明也知道。」仍舊回答了問題,不曉得對方到底想做什麼,明明是不提問也知道的事情,不過,自己就是拿對方無可奈何、誰叫對方是伊東歌詞太郎呢?

 

──天月在心中碎唸著。

 

「那、能問一個我最想知道的問題嗎?」雖然說是疑問句,但就算天月沒有點頭答應、他也照樣會說出口,想像著待會的畫面,嘴角不自覺地上揚、那笑容說可是擁有能瞬間殺死路邊少女與大嬸的亮麗笑容。

 

「天月くん的戀人是……?」

 

在那一剎那,天月覺得現在根本不是冬天而是夏天!暗自懊悔早該在對方露出那燦爛的笑容時察覺到不對勁,低下頭將視線轉移到自己的腳上、用著低如蚊蚋的聲音:「いとう……か、かしたろう、さん……」

 

「聽不見唷──天月くん、再一次吧?」伸出手搭上天月的肩膀拉近彼此的距離,擺明了就是在捉弄眼前可愛的人兒,伊東歌詞太郎用著令對方無法拒絕的撒嬌口吻。

 

「いとうかしたろう、さん……」已經想挖洞將自己埋進去的天月,乖乖地遵從對方的願望,就算知道對方喜愛捉弄自己。

 

「再一次?」原先停留在肩上的雙手轉而撫上紅得透徹的臉頰,好似獲得寶物的孩子一樣將之輕捧在手心。

 

「もう、歌詞太郎さん是混……唔!」害羞得無法再繼續忍受、天月抬起頭來想要痛罵笑著捉弄自己的人,卻是……

 

 

 

 

在對方將自己的唇貼上來之前,緊閉起自己的眼;感受那灼熱的體溫透過姣好的唇傳遞過來。

 

 

 

後記:短篇阿短篇!這和我們說好的不一樣阿靈感大神!

我覺得癡漢力爆錶阿(好意思說),我原本只是想玩天月唸自己的名子唸到恥到爆炸的play,不過……靈感和稿子長得都不一樣OHQ

原本是去年就打好的後記,因為我又把稿子放置後再回來大修,於似乎我乾脆連後記都重寫了(很閒是不

最近得了腸胃炎非常痛苦,大家要好好保重身體阿真的。

 

 

小工商,這是我和SIMA一起辦的社團、有興趣的人可以來看看(無作用)→

https://www.facebook.com/groups/701679876554178/

 

總字數:1145


评论

热度(21)

©思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