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空

呃、請多多指教,這是個沒有節操的天地(X
可以叫我空空(*゚∀゚*)
雜食派,什麼都吃什麼都不奇怪,但是因為太雜食了怕雷到各位(鞠躬
基本上無雷。
最近糧食一直線→凶宅筆記、COF相關。

【甘党加湿器】僅只於一。

─架空注意。

─略中二。(?)

    ─此為同人創作,和歌い手的生活、現實完全毫無關聯,謝謝。

 

濁像是黯夜般深沉的暗灰色,緩緩地讓四周圍冰冷的不像話,相隔再橫縱交錯的鐵杆之外的,明明就是一片蔚藍無邊的廣大天空、那樣自由那樣美,對比之下才真是令人顯得可笑。

 

無法盡情伸展的翅膀依舊在重生之後得不到救贖,俊俏的臉龐上並不存在著任何情感,將視線瞥向籠子外頭笑讓人作噁的人:「做這種沒意義的事情很有趣嗎?」,或許、眼眸最深處還藏有絕望。

 

「這一切都是為了讓你只屬於我阿。」戴著遮去上半臉孔的面具,身旁是一片盎然綠意的青草地,生長茂盛的植物更加顯現出鳥籠的違和;用著迷戀的口氣訴說殘酷般的事實。

 

若是能豢養世界上僅有的稀世珍獸不是很美好嗎?

 

「待會就是最後一次的儀式,重生後你就會是我的。」緩緩渡步至籠邊,面具之下因笑而微彎的眼、一展無疑的是迷戀與戲謔,不畏懼籠內那人身邊所燃燒的熊熊烈火進而伸出手想去撫摸。

 

「閉嘴!」揮開伸進籠內的手,他一點也不想觸碰到那人,甚至連見面都覺得反感;一次次地被迫經歷痛苦至極的重生、一次次地流失長久以來的記憶,但是深埋在內心的恨意讓他保有對眼前的人的片段記憶。

 

在不足五百年的時間重生,伴隨而來的不僅是身體上的疼痛,連長久以來的記憶與能力都會漸漸流失,最後連性格都會改變,亦是暴戾、亦是軟弱。

 

身旁的火焰越發旺盛,他的力量卻與之相反的逐漸消逝,熟知是籠外那人的傑作、在倒下前用著殘存的力氣開口:「區區神使,根本沒有資格做這種事……」

 

笑而不語的看著籠內所發生的狀況,那人優雅的伸出手在空中輕劃個圓,彈指之間,籠內爆出烈焰大火、而後卻好似什麼都沒發生一般,連同在裡面發出痛苦呻吟的人都消失殆盡,那人才緩緩道出口:「我阿,從現在開始將會是神。」,唇邊展露的是狡結的笑。

 

緊接著,別於方才的烈焰、純淨鮮紅的火光緩緩乍現,橫縱交錯的鐵杆也承受不了高溫的侵蝕進而熔解,一旁的人卻一點不在乎能熔鐵的溫度,動也不動的站在原地觀望。

 

熾烈豔火持續燃燒著,從那之中伸展出巨大的焰翅,以及、人人稱羨的神話──

 

 

鮮紅烈焰的火之鳳凰。

 

 

在重生後滿是對世界的好奇,雙眼眨呀眨地左右相望、不懂為何周遭都被燒成一片焦黑,好似初次來到外頭的孩童那般,讓站在前頭的人用著有趣眼光的看著初生之犢的世界奇獸。

 

完完全全、純而樸實的浴火鳳凰,是屬於自己的。

 

將臉上束縛已久的狐狸面具給抓下,用了個小技巧讓望向別處的鳳凰注意到自己;有著焦臭味的地長出綠意的青草,視線相接的瞬間他注意到了,鳳凰眼眸深處閃逝而過的一絲愛戀,就在對方變化為人形時……

 

微傾自己的身子、對綻放著溫暖笑容的小男孩伸出手,告訴對方:「你好,我是伊東歌詞太郎。」,並暗自在心中為小男孩解決他的沒有名字煩惱。

 

不論是新生的世界、新生的名字,都是讓你離不開我的小小魔法。

 

 

「你的名字叫,天月。」

 

 

 

後記:這裡是明明前兩天就完稿、但是拖到最後壓死線才在打後記的人(反省

 

難得的開了不一樣的設定,都是因為蓁菓的tag害的!

 

「籠中鳥、離不開你、殺害」,怎麼想都只有虐文的分啊!無法接受!(干你屁事

 

所以腦中的思考迴路就變成→殺害但是不會死 = 不虐→殺不死的鳥 = 鳳凰 →咑啦!!!對,就是以上。另外加了一點日本的神明設定ww

 

不管校了幾次稿都覺得好中二阿我(掩面),因為神明性別的關係,所以伊東的部分很努力的不用性別下去描寫,簡直和在玩不能說你我他的遊戲一樣痛苦Orz

 

剩下的坑,就是、玥曦要填了!!!玥曦加油^p^(機車

感謝看完的各位。

 

不介意的話可以給我評論ww


评论

热度(17)

©思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