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空

呃、請多多指教,這是個沒有節操的天地(X
可以叫我空空(*゚∀゚*)
雜食派,什麼都吃什麼都不奇怪,但是因為太雜食了怕雷到各位(鞠躬
基本上無雷。
最近糧食一直線→凶宅筆記、COF相關。

【甘党加湿器】僅止於一。(小段子)

─前面請看玥曦的噗→http://www.plurk.com/p/kokm7m

─關於稻荷祭的衣服,根據查詢是沒有詳細說明所以就簡單帶過了。(欸

 

 

─此為同人創作,和歌手的生活、現實完全毫無關聯,謝謝。

 

被命令待在門外待命的僕人們、個個驚心膽顫,好不容易聽見啜泣聲逐漸停止,那人卻是沉著無比凝重的顏面出來,嚇得他們連敬禮都冷汗直流,認命地做好被怪罪的心理準備,不料、那人僅只是吩咐任何人都別去打擾房內睡著的小男孩,就這樣離開了。

 

迅速走回自己房間的伊東歌詞太郎,打開自己平日擺放重要衣服的小櫃子,無須特意找尋便能輕鬆看見上次稻荷祭穿的衣裳,一把將之抓下,跨出房門時阻擋了想上前幫忙拿衣服的侍僕,隨意說聲自己要拿衣服去處理事情,便消失在宮殿內。

 

來到較為空曠的地方,悶著臉把華麗的服飾通通丟在地上,想起在房內的小男孩所說的那些話、憑空地從手上丟出火焰,恨不得能將所有會讓男孩想起過去的東西全都燒掉。

 

只要燒掉,就不會被發現他過去所做的那些事……

 

「太郎、你著火了!」稚嫩的聲音從一旁傳來,聲嗓的主人聽來似乎是方才好不容易才哄睡的小男孩,話語裡頭夾帶著慌張及不安的情緒,顯然是被眼前的情景嚇了一大跳。

 

回過頭想反問男孩為何會突然間醒來,卻在轉過身之時看見自己衣袍尾部的小火苗、驚嘆了聲:「咦、燒到了?」,想將火苗給熄滅的手在舉起的瞬間停下,腦海中浮現使壞的念頭,觸摸上已經燃燒的火焰後,喊疼的把手給縮回來。

 

「太郎!怎麼辦、著火了……阿,我可以吸走火焰!」男孩慌張得眼淚都快從眼眶掉出來,深怕對方有什麼三長兩短,小手揉上自己的髮,而後才想起自己的能力,迅速衝上前去。

 

小手輕拍上火焰,霎那間、火焰末入男孩體內消失殆盡。

 

伊東歌詞太郎勾起自己的嘴角,蹲下身拍了拍男孩的頭:「あまちゃん、做的不錯……」,沒想到男孩的淚就這樣自眼眶奪出,一把抱住眼前還有心情微笑的人,努力地控制自己大哭的慾望。

 

「我會保護太郎的,永遠。」

 

耳邊傳來的是男孩混雜哽咽聲響的堅定語氣,伊東歌詞太郎頓時覺得全身上下都暖和了起來,連同不安一起隨之消逝、明明沒有施展神力,閉上眼回予對方一個大大的擁抱,暗自在心中問著,倘若是時間能永遠停留該有多好?

 

 

 

 

擁抱後,伊東歌詞太郎站起身準備牽著小男孩回到殿內,沒想到得來的卻是讓他發誓要嚴懲縫司的一句話。

 

「太郎屁股……你的褲子被燒破了一半。」

 

 

 

 

 ------------------------------

* 縫司(ぬいのつかさ)為掌裁縫衣服纂組之事,即做衣服、女紅及命婦朝見之事務。(來源自google)

 


评论

热度(7)

©思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