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空

呃、請多多指教,這是個沒有節操的天地(X
可以叫我空空(*゚∀゚*)
雜食派,什麼都吃什麼都不奇怪,但是因為太雜食了怕雷到各位(鞠躬
基本上無雷。
最近糧食一直線→凶宅筆記、COF相關。

【un歌詞】反差

─此為un:c x 伊東歌詞太郎 的配對。

─不要問我為什麼,都是cy的錯(

─ooc注意。

─無法接受的人請止步。

 

─此為ニコ歌い手的同人創作,與歌い手本人、現實生活皆無關聯,謝謝。

 

 

*

從背上傳來火辣辣的刺痛感,他明白讓他撞擊在牆上的力道絕對不輕,這同時也代表著對方已經耐不住性子,全身散發出佔有以及渴望的味道刺激彼此。

 

身處在黑夜裡,對方就好似大型貓科動物一般,一旦抓住獵物就不放手,透過迷濛昏暗燈光的折色,眼眸內閃爍著想將他撕裂的衝動;不禁讓他莞爾一笑:「這樣的你…可是不符合大家的想像喔。

 

 

*

情況不對勁、氣氛也不對勁。

 

一向歡樂的休息室今天特別不一樣,不單單是因為缺少兩個人、而是從頭到尾的情況都太令人匪夷所思,單獨待在室內的三個人坐在椅子上圍成一個圈、一臉嚴肅地討論起今天的異樣。

 

「你們覺不覺得今天的歌詞さん和un:cさん特別不一樣?」面對著兩位友人,天月首先開口提出了問題,順手將今天戴上一整天的無鏡片眼鏡給拿下來,伸手按上鼻梁舒緩整天的不適感。

 

はしやん偏了偏頭,回想起今天奇怪的地方不禁附和的點頭表示,並替對方接著說道:「有一種他們只要觸碰到對方就會有想撲倒的趨勢呢……」,他在台上曾經不小心從他們兩個人之間的縫隙走過,卻在那剎那感受到一絲絲的違和感。

 

說完自己意見的兩個人看著趴在桌上的コニー,等待著他提出自己的意見,但コニー卻發出不小的哀嚎聲:「肚子好餓阿……不是說好一起去吃飯的嗎─?」

 

「コニーちゃん!」兩人頭痛的呼喊著。

 

「我說,他們兩個不會有一腿吧?」只感覺自己的肚子已經餓得像澎起來的氣球一樣,コニー隨口開了一個玩笑,現在滿腦子只想要去吃飯的他完全沒有思考自己到底說什麼。

 

「但是我從來沒看過這個配對阿。」はしやん思考著自己之前去在網路上搜尋關鍵字翻閱到的粉絲作品,完全毫無那兩人的相關配對阿,難道事情往往發生的出乎人意料?

 

「等等、はしやんさん你不推翻コニーくん的結論嗎!」天月張大眼睛震驚地對一臉認真的はしやん說著,他總覺得自己已經被兩人給弄糊塗了。

 

倏然間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はしやん伸手拍上天月的肩膀讓對方嚇了好大一下,他自信滿滿的將自己方才所想的推論說出:「今天錄影時明明就像平時一樣,是從我們決定開始玩遊戲時氣氛才開始變得奇怪的吧?」

 

「呃、好像是這樣沒錯……」

 

「所以,一定是遊戲的問題!」はしやん露出無比自信的笑容,做出最後結論。

 

室內卻莫名地沉默三秒鐘,看著はしやん的笑容,天月搔了搔自己白皙透亮的臉頰,雖然於心不忍、但他還是必須做出殘忍的回應:「所以呢?」

 

「啊?」對方發愣的發出疑惑聲。

 

「依照はしやんさん的推論,我並不覺得遊戲哪裡有問題啊、他們兩個只是交換外套穿不是嗎?」天月照著對方的推論去做思考,卻找不出其中的疑點。

 

眼看兩人似乎快討論出個結論,はしやん正準備開口回話時,突然傳出一聲巨響從一旁傳出、嚇得兩人都差點從椅子滑下跌坐到地板上,好不容易才穩住身子。

 

還沒來得及分辨到底發生什麼事情,另一聲巨響就從一旁的桌子上傳來、仔細聽還附帶著磨牙聲;原來是趴在桌子上的コニー正睡的香甜,每每コニー只要睡著就會發出巨大的鼾暄以及磨牙,時常嚇得一群人以為是哪裡爆炸了。

 

「コニーちゃん!!!」兩人同時發出了怒吼聲。

 

從桌子上嚇醒的コニー猛然跳起,抹去嘴邊的口水,喊著:「要去吃飯了嗎?」

 

 

提早從休息室內離開的兩個人正並肩地走在昏暗的街道上,一個人穿著過短的外套、一個人穿著過長的外套;是今天錄影玩遊戲時換上後就再也沒脫下來過的,兩人雖然併肩走著卻一點交談都沒有。

 

有著一頭亮金髮色的青年像是無法忍受兩人緩慢的步伐,在嘖的一聲後扯過一旁高挑的人兒,走到一旁的暗巷內、將人壓到牆上,沒有留情地。

 

碰的一聲,從背上傳來火辣辣的刺痛感,他明白讓他撞擊在牆上的力道絕對不輕,這同時也代表著對方已經耐不住性子,全身散發出佔有以及渴望的味道刺激彼此。

 

身處在黑夜裡,對方就好似大型貓科動物一般,一旦抓住獵物就不放手,透過迷濛昏暗燈光的折色,眼眸內閃爍著想將他撕裂的衝動;不禁讓他莞爾一笑:「這樣的你…可是不符合大家的想像喔。」

 

「我的存在本身就不是為了符合他們的期望啊,現在的我……」利用著兩人身高的差距,un:c伸出手溫柔地撫上伊東那少了平日面具遮掩下的帥氣臉龐,順著身體的曲線、下一秒卻是粗暴地扯開衣服及外套的領子,露出潔白好看的鎖骨,「只想撕裂你。」

 

鼻間充斥著專屬彼此的氣味,啃咬上對方白皙的頸子,忍耐不下的他自然無法顧及自己的力道,留下的滿是齒痕,意思非常明確。

 

伊東輕輕將貼在身上的人給推開,微微地傾低身子眼神與對方平視,勾住對方的後腦勺咬上對方的嘴唇,曖昧一笑,「那就來吧,反正我們並不是……」,還未把剩下的話說出口,對方就耐不住地將舌探入他的口中、舔拭著、誘惑著、勾取著,兩人的舌紛紛地糾纏在一塊;管不著彼此之外的事情,也不在乎咬到對方唇上的力道。

 

兩人對彼此的慾望就像是與身俱來的本能、更像是動物般野性的渴望。

 

就連嚐到血的腥味都不減彼此的慾望、亦或是產生反效果。

 

吻得難分難捨的兩人終於放開對方,un:c身手抹去嘴邊的血跡,那是方才伊東不小心咬到嘴唇而造成的傷口,就算分開、彼此的視線卻依舊注視著對方。

 

 

「戀人。」兩人同時說著,那是接續親吻前未說完的話語。

 

他們,並不需要成為別人的期望。

 

只要這樣就足夠了。

 

 

─END─

 

 

 

後記小廢話:每次完稿我都只想吶喊啊!!爽啊!!(毫無形象)

其實想了很多想打在後記可是每次都會忘記,我已經是標準的失智了嗎(YES)

有梗到完稿大概也拖了要1個月。

我就是成功的在截稿日過後還是趕不出來yaaaaaa(好意思

有沒有偏題就讓大家來回答啦。

只是想嘗試一下狂野風、最後我覺得超狂野的啊!!雖然全崩就是了orz

害我大半夜的在找色氣曲當BGM,狂野啊我要狂野(起肖

而且在寫完後發現居然是un:cさん生日ww 雖然un:c桑應該不想收但我還是說惹,

    un:cさん お誕生日おまでとう!!!

大家掰掰!!! 小記錄,字數:2046

 

如果想看更多糧、可以來看看我們的社團→https://www.facebook.com/groups/701679876554178/

评论

热度(10)

©思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