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空

呃、請多多指教,這是個沒有節操的天地(X
可以叫我空空(*゚∀゚*)
雜食派,什麼都吃什麼都不奇怪,但是因為太雜食了怕雷到各位(鞠躬
基本上無雷。
最近糧食一直線→凶宅筆記、COF相關。

【そらまふ】犯罪。

─俗話說的好,まふ是そらる癡漢、そらる是まふ不足。(才沒有這句

─此為本人腦洞與歌い手完全無關。

─OOC注意。

─內文真的只是腦補,請勿模仿。

─如果沒問題就請↓

 

 

*

陰霾的天驟然下起傾盆大雨,坐在床上與手上一盒盒綁著緞帶的禮物奮鬥著的まふまふ抬起頭望向窗邊,有些擔憂地看著窗外的雨勢,誰叫他方才接到那人的電話,對方莫名其妙的問了幾個問題就警告要他在家好好待著,看樣子是會過來拜訪的樣子吶。

 

等待著那人來到的閒暇時間中,他已經在客廳來回走過十幾次,終究是忍耐不下沒事情可做的空虛感,決定回房間拆開前幾日Live收到的禮物,卻沒想到粉絲們的用心卻讓他感到些許的困擾,在層層包裝與蝴蝶結的裝飾之下、他花了好一段時間研究該怎麼打開。

 

直到清脆環繞於屋內的門鈴聲響起,他才急忙放下手上拆好的禮物,快步地走到門前準備開門,用不著思考就能得知是誰來了。

 

「そらるさん你怎麼……咦?」轉開門把,都還未看見外頭的人是誰就開始碎念了起來;卻在看見外頭的人時將疑問給打住,發出代表疑問的單音、或許還多些驚訝。

 

站在門外的人確實是そらる,令人意想不到的是……

 

他全身濕的透徹、連髮梢都有水珠滾滾滴下,紅著臉粗喘著氣,就是一路狂奔而來的樣貌;可他不在乎自己是否還是濕著身子,一把抓住來替他開門的まふまふ,將他緊擁入懷中。

 

「咦、そらるさん?」被突如其來擁抱給嚇到的まふまふ發出驚呼。

 

伸出手撫上對方柔軟的臉頰,そらる深色如墨的眼眸內有著深不可測的情緒,輕緩的問著:「你……沒事吧?」,視線順勢地將對方檢查過一次。

 

露出疑惑的表情看著對方:「當然沒事,倒是そらるさん全身都濕透了,不進來洗個澡嗎?」語畢,輕側過身子將自家大門開到最大,讓出空位請そらる進屋。

 

帶そらる到浴室之後的まふまふ回到自己的房間,卻對そらる進浴室前慎重對他說:『在我洗完澡之前什麼都不許做。』的話語感到不解,他本來就沒有在做什麼事,只不過是拆禮物應該算不了什麼吧?

 

不過在那之前,他必須先把身上因そらる的擁抱而有些濕掉的衣服給換下,否則在そらる洗完澡後自己一定會被唸慘的。

 

然而換上乾爽的衣服後,他卻站在禮物堆前猶豫著接下來該選擇哪一個才好,此時,他被角落那看來有些龐大、且包裝簡單的禮物盒給吸引了:「好!就決定是你了!」,毅然決然地往角落的方向走去。

 

將外層的包裝給拆開後,拿出裡面的玩偶後才明白,原來是巨型的まふてる,摸起來的觸感舒適,還散發著一種獨特的芬芳,看來就是典型的抱枕,明明家中已經堆積如山了,但是まふまふ卻非常地喜歡。

 

──特別是從まふてる身上傳來的香味。

 

抱著自家幸運物躺在柔軟的床上,まふまふ把臉埋在比自己的頭還大的まふてる上,就這樣邊蹭著蹭著邊聞取著那獨特的香味,感覺上有一種能讓人放鬆的效用。

 

這動作維持了五分鐘之久,他卻漸漸覺得渾身不對勁,自從聞到まふてる所散發出來的味道後,腦內的思緒就好似一點一滴被抽走、身體也從下身開始脹熱了起來、好像……正在渴望著什麼?他加重手上的力道緊抱著まふてる。

 

雖然明白現在不該是緊抓著まふてる的時候,可他卻像是著了火、上了癮般,無法自拔,他伸出手將方才換上的襯衫給解開扣子,盡可能嘗試著讓自己涼快一些不那麼痛苦。

 

不料,得到的結果竟然是反效果,身體像是快要被大火給吞噬;難耐得令人全身發癢,那雙解完扣子卻仍舊不滿足的手,緩緩朝著下身摸去,看來眼下唯一的解決方式只有自己動手了……

 

「唔……」發出細小的聲音,正打算在房間裡犯罪的まふまふ完全遺忘家中並不只有自己的事情。

 

「我說,現在是怎麼一回事?」顯得低沉沙啞的聲嗓,站在房間門口的男人展露出深不可測的微笑。

 

在那瞬間,まふまふ只覺得全身雞皮疙瘩瞬間顫慄起來,無法思考自己現在是什麼模樣,著急地就想從床上起身。

 

不過……他卻馬上跌回床上去,只能用僅剩的力氣勉強讓自己靠在牆上,望著站在門口笑得非常不妙的そらる,他人生中第一次希望能挖個洞將自己埋進去。

 

邁開自己的腳步走至床邊,そらる對著眼前姿勢無疑就是在引誘犯罪的人兒詢問:「需要幫忙嗎?」

 

當自己阻止躺在床上準備做出犯罪動作的まふまふ時,そらる就領悟出先前急忙打電話過來的伊東歌詞太郎所說的那番話其中的含義了。

 

方才站在房間門口所欣賞到的是風景是,那鮮紅又含著淚水而顯得迷茫的眼眸,以及稚嫩的臉龐掛上一抹抹緋紅,張著口微微的喘氣,原本該扣著的襯衫也大開,露出皎潔白亮的身子,就連褲頭也解開一半;而後又因為自己的出現所起身靠向牆,雙腿卻是張開的面對自己,敞開的褲頭一覽無遺。

 

果真是不白費自己連衣服都沒穿上,只圍了一條浴巾就出浴室查看情況;雖然他也沒衣服可以穿就是了。

 

舔了舔自己乾燥的嘴唇,そらる彎下腰伸出手摟住眼前人兒細緻的腰身,與身體熱的不像話的少年頭抵著頭,並且溫柔地、將唇貼了上去,宛如蜻蜓點水般的觸碰著。

 

他正引誘著眼前的白髮少年,犯罪

 

按照自己所期望的,まふまふ伸出手環住了他,用著些許嬌媚的語調說著:「そらるさん,請、滿足我。」

 

「遵命。」

----------------------------------------------------------------

抱著自家柔軟的枕頭,まふまふ正趴在床上盯著床頭櫃上讓他被吃乾抹淨的罪魁禍首,疑惑著為什麼他一碰到那隻巨大まふてる就會有那麼奇怪的反應,還做出那麼令人羞恥的事情……想起方才的翻雲覆雨,他覺得自己的臉好像又紅起來似的。

 

「別想了,你這顆腦袋是想不出來的。」側躺在一旁的そらる伸出手去拍了拍正在煩惱的まふまふ,說的話大有諷刺的意味。

 

「為什麼そらるさん你會知道啊!為什麼、為什麼?」哀怨的望向躺在一旁看來神清氣爽的そらる,まふまふ深深覺得自己已經煩惱到頭髮都快變白了。

 

不對……他的頭髮本來就是白色的。

 

嘴角微微揚起,看著眼前正煩惱的人,讓そらる又不禁有了壞念頭想捉弄まふまふ,對著他說:「想知道?那就靠過來。」

 

「想!」難得そらる有想回答問題的意願,他開心得將兩人都沒穿衣服的矜持給拋諸腦後,連忙貼到そらる身上去;更簡單來說是,緊貼在胸膛上。

 

露出滿意的笑容,そらる摟住了自投羅網的まふまふ,趁著單純過頭的人還沒發現自己的計謀之前,他開口解釋:「我會急忙到你家是因為,歌詞太郎打電話給我。」

 

「這件事情和歌詞太郎有什麼關係?」まふまふ感到不解。

 

「那傢伙用非常驚慌的語氣和我說『まふまふくん可能收到炸彈啊!』,於是我急忙從家裡衝出來找你,看見你沒事所以判斷我可能被耍了,結果在洗完澡時看到手機訊息上寫著『不是你想像的那種炸彈,是很令人害羞的東西……天月くん也有收到,不過他現在人沒事。』,之後發生的事情我想你應該記得非常清楚?」

 

直盯著聽得入迷的まふまふ,摟在腰上的手開始游移起來,そらる吻上他的額頭。

 

「那、あまちゃん沒事吧……そらるさん不要亂摸我啦!」了解整件事情的原由後,忍不住擔心起友人的狀況,卻被在身上亂摸的大手給搗亂,在視線與そらる相接的那一刻,他便開始懊悔。

 

救救救救命阿──!每當そらる的眼神變得深邃銳利、以及露出那深不可測的笑容時,就代表著……

 

他試移動身體想讓自己遠離虎口,卻發現自己完全無法移動半步,有些求饒的對著眼前快要爆發的男人道:「そらるさん你、你確定還要……?剛才、都已經做了三次了!」,都怪他自己太大意才會變成現在這種狀況。

 

完全不曉得的自己現在的一舉一動都將讓そらる爆發的まふまふ,在そらる眼中就宛如是一道等著他品嘗的佳餚,令人無法忍耐。

 

「剛才可是你要求我滿足你,現在……該你滿足我了吧,まふまふ?」そらる使力把兩人的位置給翻轉,成了他在下而まふまふ趴在自己身上的姿勢,意思非常明確。

 

「等等阿そらるさん──唔哇!」注定無法逃脫的美食正發出求饒。

 

 

在最後的最後,巨大まふてる得到了そらる的愛戴,並且要求まふまふ每場Live時都必須帶上它出場;雖然そらる偶爾會因為まふまふ在自己面前炫耀まふてる有多麼可愛而對主人和幸運物做出小小逞罰。

 

 

─END─

 

隆重為大家獻上!!!

裸體只有圍浴巾的そらる桑!!!!特別福利!!

這是我當初和cyㄉㄉ打的賭wwwww 她說我寫她就畫(^p^)(小野獸出沒

喜歡嗎?不給你們(#  以後叫cyㄉㄉ多畫一點(立馬被刪友)

 

後記:太棒啦─!!正式脫稿!!

我發現我後續打的比前面還快還愉悅wwwww完全沒有卡文的困擾,前面整個卡到爆orz

可能是被SIMA傳染了,玩まふまふ玩上癮了吧(#

甘党我才不會打呢,哼(明明就是懶,感謝看大最後的大家ouo/


评论(2)

热度(71)

©思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