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空

呃、請多多指教,這是個沒有節操的天地(X
可以叫我空空(*゚∀゚*)
雜食派,什麼都吃什麼都不奇怪,但是因為太雜食了怕雷到各位(鞠躬
基本上無雷。
最近糧食一直線→凶宅筆記、COF相關。

【そらまふ】在犯罪之後。

─感謝SIMA特別送我的禮物!!讓我笑的超犯罪的呵呵呵

─想看更多SIMA的文章請往這裡走→http://xx525882.pixnet.net/blog

 

◎空空的「犯罪」後續發展(X

 

發生那件事後的隔一天,そらる拍拍攤在床上起不來的まふまふ的頭,「你就慢慢休息吧。」

「咦、好痛。」猛地跳起的まふまふ,一秒攤回床上,「嗚嗚……そらるさん要去哪裡?」

「跟歌詞太郎約了要見面。」

「歌詞太郎さん?」

「跟他討論一下昨天那隻てる的事情。」そらる將被子蓋回まふまふ身上,「你就乖乖的休息吧。」反正你也起不來。

「嗚嗚我也想去……」有點擔心あまちゃん。

「你擔心你自己就夠了。」頓了一下,そらる推開房門,「天月那邊有歌詞太郎處理。」

 

說完便離開了,留下まふまふ一個人在床上哀號著。

就是因為有歌詞太郎さん才擔心啊……!

 

 

「そらるさん。」伊東歌詞太郎微笑的晃晃手中的手機,出聲呼喚了正打電話尋找著他的そらる。

「真難得啊。」你竟然比我先到。

「反正天月くん也沒事,我就先出來了。」

「他沒事?」

「就是有點累而已。」累到在床上起不來。

 

點點頭表示明白,そらる喚來服務生點了杯飲料,而後看著前方的伊東歌詞太郎,認真的說,「那個禮物到底是誰送的?」

「匿名來著。」伊東歌詞太郎回想起昨天的禮物箱,裡面除了正宗くん和某樣東西以外,確實沒有看到有寫名字。

「果然你那邊也沒寫上名字啊。」

「是啊。」

 

雖然是討論著這種有牽涉到法律的問題,不過看起來兩位人士都不介意,相反的還笑容滿面。

 

「所以說歌詞太郎,那個禮物真是惡趣味啊。」そらる用吸管攪了攪飲料,冰塊撞擊後發出清脆聲響。

「そらるさん你也是啊。」伊東歌詞太郎優雅的端起前方的飲料杯,「要了好幾次吧?」

 

「你也不差吧。」

「呵呵。」伊東歌詞太郎笑了下,「看來以後有需要把那隻正宗くん隨身攜帶著了。」

「不錯的主意。」そらる開始思考起,帶著那隻加大版てる出門應該不是一件難事?

 

 

另一方面,決定自立自強的まふまふ,努力的撈到放在床頭櫃上的手機,找出天月的名字,傳了訊息過去,『あまちゃん,你沒事吧?』

『啊啊、沒事。』

『所以你那邊果然收到了正宗くん嗎?』

『你收到的是てる吧。』雖然是疑問句,不過是肯定的語氣,『所以歌詞太郎さん有打電話給そらるさん不是?』

『そらるさん很緊張的跑來我家呢。』まふまふ回想起昨天そらる擔心的表情,揚起幸福的笑容,『不過、總覺得有不好的預感……』

『……其實我也是。』

 

兩位同樣有著小動物直覺的人士,在同一時間顫抖了下。

 

知道真相的時候,對於沒趁自家老公不在時,處理掉那兩支大型娃娃這件事感到後悔莫及的まふまふ和天月,那就是後話了。


评论

热度(39)

©思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