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空

呃、請多多指教,這是個沒有節操的天地(X
可以叫我空空(*゚∀゚*)
雜食派,什麼都吃什麼都不奇怪,但是因為太雜食了怕雷到各位(鞠躬
基本上無雷。
最近糧食一直線→凶宅筆記、COF相關。

【けつこま】意料之外。

【けつこま】意料之外。

 

─此為けったろ x  koma’n

─koma’n 生日賀文。

─瑪莉蘇注意。

 

此為同人創作,和歌手的生活、現實完全毫無關聯,謝謝。

 

 

 

 

  隻手放在剛洗好的紅蘿蔔上頭固定住、另一隻手握住稍嫌銳利的料理菜刀,憑藉著過去的料理經驗切出適當大小,菜刀輕敲上砧板時所發出的輕脆聲響與自身特有的節奏感結合,搭配隨興哼出的曲調、自廚房內散出輕鬆地悠閒感。

 

  決定在特別的日子放任自己好好休息一天的青年,理所當然地也讓比自己還任性的髮隨心所欲捲翹著,並不是懶惰整理、而是不論梳理幾次都會恢復成原貌,反正,就算今天是一年一次的生日、自己還是不會出門的。

 

  捲起手臂上的長袖子,揉了揉好幾日前才剛修剪完的金髮,站起身來,思索家裡還剩下些什麼食材,大略在腦海中計劃完畢接下來該做什麼事情,便渡步走置廚房、打開冰箱準備晚餐的材料。

 

  直到他愉悅地在廚房內做好基本的準備動作後,門鈴聲響起,實在是湊巧過了頭,擦乾方才因洗食材而沾濕的雙手、一邊喊道請外頭的人稍等一會,卻依舊是猜不透會有誰來訪。

 

  自家團員一個比一個還要忙碌,一個要宣傳自己近期發的個人專輯、一個大概是懶在家中陪兩隻愛貓玩耍、一個帶著自家愛貓回老家去練吉他、還有一個據說是隊長的酒鬼外加腦子裝滿鬼點子的人正在合宿中。

 

  基於以上種種理由,他才有自信今天可以一個人自己緩緩渡過,除非……

 

  他一點也想去面對那個意外的可能性啊!

 

  認命似地打開自家大門,就看見外頭拿著一大袋塑膠袋的黑髮少年,對方一見自己就興奮提高手上的袋子、爽朗喊道:「一起喝酒吧けっちゃん!」,展露出燦爛的笑容,一點也沒有自覺自己站在這裡是一件多麼奇怪的事情。

 

  頓時之間覺得自己太了解神經病的作風是種傷害腦袋的行為,皺起眉頭向著眼前的人問:「你不是去合宿嗎?為什麼會在這裡?」,如果可以、他更想把門關上。

 

  「今天你生日所以我偷溜出來了。」眨了眨眼,用著一副理所當然的態度,被稱為神經病的少年正張著烏黑的眼睛、觀望開門的人身旁哪裡有空隙,十足十鬼靈精怪的模樣。

 

  「你……喂!不要闖進我家啊!」頭部稍稍傳來疼痛的訊息,可身體卻又好似習慣了一般,發出『任他去吧』的無力感,原先還想說些什麼,都因為眼前的少年衝上前鑽進他與門之間的空隙之中、進而闖進家中。

 

  「我贏了!けっちゃん你還在做什麼?快進來啊。」把塑膠袋放置到一旁的鞋櫃上頭,少年迅速脫掉底部有些厚的鞋子,奔進客廳內、一屁股坐下,順勢對還站在門口的人喊道,動作俐落且快速。

 

  為了大門的壽命著想、他努力地控制自己關門的力道,順手提起被丟在鞋櫃上的大袋子,沉甸甸的重量顯示出少年瘋狂購買的實情,將兩人的鞋子都擺好後再度踏進家中,明明是自己家卻弄得他才是訪客一樣,けったろ說服自己不要衝動,避免控制不住自己而把少年踢出家門。

 

  這傢伙……是上天派來考驗他的耐性的是吧?

 

  把一罐罐不同的酒類冰到冰箱去,他家的冰箱說是大也不大、但是也不能說是小,能夠塞買冰箱幾近三分之二到底是多會買阿……現在開始想將外頭那個神經病踢出家門會不會太遲了?

 

  けったろ深深地懷念幾十分鐘前靜謐的時光,與其讓一個神經病占據自己家、不如感到一絲孤單的才是最幸福的,他正懊悔著。

 

  跟著青年的腳步,少年在外頭的沙發上來回翻滾兩圈後,同樣也進到廚房內,毫不留情一把推開檔在眼前的人,眼睛來回在流理台掃蕩過一遍,接著捲上自己的袖子、一臉興奮地握拳對被推到一旁的けったろ說:「要煮晚餐?讓大廚我來吧!」

 

  「喂、滾開阿,我不想讓廚房爆炸。」伸手一揮,大手推開莫名有幹勁的人,けったろ決定要捍衛自己的家與廚房,將koma’n推到流理台旁與方才的自己換位,準備一腳把礙事的人給踢出去。

 

  「不要,至少讓我幫忙嘛,今天你生日耶!」知曉對方想做什麼,koma’n使勁地抱住伸過來的手臂,若是不讓他幫忙就不會放手,挑戰對方理智的同時更是覺得自己的耍賴技巧又更上一層樓了。

 

  「好、好!放開我。」推開總算肯放手的人,他無奈的撈起開門前切好的紅蘿蔔以及擺放在一旁醃漬的雞肉,指了指在一旁的幾顆馬鈴薯,吩咐:「削皮之後切塊給我,會吧?」,順手打開瓦斯爐將平底鍋預熱。

 

  俐落地倒進沙拉油、抓起盤內的洋蔥下鍋,翻炒的同時眼睛也沒閒下,關注著在一旁安靜削馬鈴薯皮的人,熟知少年動作不可能太快,因此他並沒有開大火、而是用小火慢慢翻炒。

 

  眼看等待時機差不多,將雞肉與紅蘿蔔都跟著一起丟下鍋炒,回過頭想問問koma’n馬鈴薯到底切完了沒有,卻在視線落在少年身上的那一刻被對方的動作給震懾住,反射性地先關起瓦斯爐。

 

  想叫住對方的聲音都還未從喉嚨發出,就見對方拿起料理刀、向下切的目標不是馬鈴薯而是自己修長白皙的手,來不及阻止。

 

  於是悲劇就這樣發生。

 

  「喂──你這白癡在幹什麼!」氣得過去一把抓住那鮮血直流的手,けったろ忍不住破口大罵,心急地抓向一旁的抽取式衛生紙、連抽幾張後壓住傷口,拖著切到手卻還在放空發呆的人走到客廳。

 

  將人安置在沙發上,命令對方好好壓住傷口止血;自己則是趕緊去找家用急救箱。

 

  果真不出乎意料,就算是找到急救箱走回客廳,少年依舊深陷在自己的思緒之中,令人不懂對方到底是沒有神經還是已經靈魂出竅,只是呆愣地一動也不動。

 

  翻出急救箱內的消毒水、割傷藥膏與紗布,在替對方消毒包紮之前,けったろ轉了轉自己的手腕,確認筋骨得到放鬆後一掌朝向koma’n的頭打去,下一秒、聽見對方哀嚎的他,覺得此刻的心情得到解放,微微勾起嘴角。

 

  「痛、けっちゃん你輕一點……哇啊!好痛!」突然的被賞了個爆栗,koma’n痛到差一些沒掉出眼淚來,看見對方拿掉壓在傷口上那一堆黏在一團、充滿血跡的衛生紙,連自己都被嚇傻了,激烈的疼痛感伴隨包紮的動作傳來。

 

  「你也知道痛?你這白癡腦子裡到底都裝些什麼啊?閉嘴!我現在不想聽你說話,乖乖讓我包紮。」淋上消毒水後拿起藥膏,好不容易止血的傷口被塗上一層藥膏,けったろ的動作不算輕、但也不至於讓鮮血再度流出,仔細包紮的同時對著坐在椅子上的少年碎念。

 

  原先還想說些什麼的koma’n、在被氣頭上的人喊著閉嘴之後連唉個疼都不敢喊,靜靜觀望正蹲眼前幫忙包紮的人,明明非常生氣卻還是溫柔的對待自己。

 

  傲嬌什麼的完全就是在形容你嘛,koma’n在內心偷偷抱怨著,但卻對只有兩人獨處時才會將這情緒表現出來的けったろ感到窩心,因為只有他才能觀賞。

 

  是自己的。

 

  手指裹上紗布、總算是完成包紮動作,けったろ站起身收拾垃圾和整理急救箱,對著koma’n發出嚴重警告,就算天塌下來都不准離開沙發一步,他要繼續去煮剛才未完成的晚餐,很快就會回客廳。

 

  難得乖乖聽話的少年點了點頭,便安靜地坐在沙發上,看著けったろ離去的背影,唇角上揚劃出好看的弧度。

 

  然而けったろ不曉得用什麼方法,真的遵守承諾在沒多久後就回到了客廳,選在少年的身旁坐下,伸出手握上對方的手,有些擔憂地:「還痛嗎?」,只見對方搖搖頭。

 

  低下頭輕聲呢喃幾句擔憂的話語,像是「你的手受傷了看你還怎麼彈琴。」、「這傷口不曉得多久才會好。」,眼眸中滿是能擰出水的關心。

 

  好溫柔啊,太過溫柔了,koma’n還以為自己在做夢。

 

  「你剛才到底在想什麼?」忍受不住地,けったろ對少年質問著,要是對方的答案是什麼正經的答案、他或許會這個原諒切到手的笨蛋,要是答案非常……他一定會讓對方的手再度血流不止、或者是血流成河。

 

  「因為,手看起來很好切阿……」用無辜語氣說著,就好似切的是條熱狗而不是手。

 

  「那你怎麼沒有把手剁下來?需不需要我幫你折斷或許會比較快一點!」理智線正在斷裂的邊緣處,雖然話語兇狠但けったろ害怕對方的手再有什麼意外、並沒有做什麼動作,在心中抱怨起,今天到底是自己的生日、還是苦難日啊。

 

  乖乖接受挨罵的少年,嘟起嘴小聲地說出自己的想法:「可是、如果受傷就能讓けっちゃん照顧我了,感覺也不賴?」,認命的閉上眼等待下一句責罵。

 

  撓了撓自己的後腦勺,思索著自己果然不能了解非正常人的想法,青年放鬆自己向後靠在沙發上,長嘆一口長氣,伸出手摟過身旁的少年,將對方擁進自己的懷中,無奈的告訴對方。

 

 

  「你啊,就算不受傷我也會照顧你一輩子……」

 

 

  下一秒、出乎意料之外的是少年受傷的手:「喂!你怎麼又流血了!」,一片鮮紅沾濕原先包裹上的紗布,不禁發出驚叫,依照情況看來短暫間無法停止慘狀。

 

  窩在青年懷中不肯離去的少年臉上佈滿緋紅,連耳根子都一同紅透了,放任手上血跡斑斑的狀況默默說出真正的原因:「誰叫けっちゃん你剛剛要說那些話……」,一反平時的給人的印象,現在就像是隻乖巧溫馴的小野獸。

 

  「你把那當鼻血用……什麼味道?等等、晚餐!晚餐啊──」

 

  在青年慌亂的邊趕去廚房、一邊衝出廚房拿急救箱時,上天就注定他今日的命運了。

 

  燒焦的晚餐以及要照顧一輩子的少年。

 

 ---------------------------

後記:完稿時間是凌晨2點40分。我從晚上7點多開始打結果……6個小時啊居然打了六個小時wwwww為什麼啊!我覺得我打得非常順、順到打到會喘(乾

會有這腦洞的原因完全出自真人真事。

是der、白癡砍手的人就是我自己ˇˇ…小時後吵著說我要切水果,結果一拿刀就往自己的手上切wwwww 那時候覺得手看起來很好切啊!理所當然的是被家裡的大人們罵到臭頭。(廢話

毛毛你真是太有男友力了OQ 為了這兩寶我自己打差點沒笑到下巴脫臼ww在學校大略的打了大綱之後,發現打完和原本大綱要的進展不一樣wwwwww 

 

至於koma’n生日為什麼內文會是毛毛生日呢,因為我當初打完這篇剛好錯過毛毛生日

既然是雙K,koma’n該有的待遇我也給了那就不要計較內文到底是誰生日了!(喂

 

koma’nさん、誕生日おめでとうございます!!

 

字數記錄:3382。

 

 

 


评论(13)

热度(12)

©思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