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空

呃、請多多指教,這是個沒有節操的天地(X
可以叫我空空(*゚∀゚*)
雜食派,什麼都吃什麼都不奇怪,但是因為太雜食了怕雷到各位(鞠躬
基本上無雷。
最近糧食一直線→凶宅筆記、COF相關。

【ぽこみーちゃん】who is the winner?


─此為ぽこた x  みーちゃん(要確定能接受喔!)

─七夕超級趕死線賀文。

─有沒有人能陪我一起萌一下啊,表示孤單寂寞。

 

此為同人創作,和歌い手的生活、現實完全毫無關聯,謝謝。

 

 

  人聲鼎沸、煙霧繚繞,天天都擠著上百人甚至千人的大型賭場每日都是相同場景,各桌都圍著小有名氣的人士,賭局一場一場的進行,不過今日難得與平常日子稍嫌不同,因為今天是可貴的七夕日。

 

  以往只有金錢往來的賭場上,為了這個節日一改過去的風格,期限僅只一天的規矩,為天下所有單身的人都尋個伴,賭的是『人』而非金錢,不限賭約內容,只要你有本事,就可以讓輸的莊家上台跳舞、喝酒、甜言蜜語,或是……

 

  隨你打包帶走。

 

  輕推開阻擋在眼前的人群,跟著友人一同進到賭場裡的ぽこた馬上就被人潮給推擠到一旁去,可是他並沒有急著去找走散的友人,反倒是在在人群中隨意的走著,觀察每一桌的情況。

 

  那一桌的大叔被人攔腰帶走了、那一桌的小妹妹扭著腰直接來段火辣辣的舞蹈、那一桌……被過長的瀏海遮住半顏及左眼的男子,臉上並沒有什麼特別的表情,高挑的身材站在桌前顯得特別耀眼、修長的手指扣住骰盅上下搖晃,直挺著腰看來特別優雅。

 

  將骰盅輕放上桌,此刻的男子勾起自己的唇畔綻開一抹笑,眼神中閃著一絲戲謔,低沉帶有獨特魅力的嗓音問著:「押大、還是小呢?」,馬上就讓坐在對面的那一排賭客連同後面圍觀的觀眾陷入發暈的狀態。

 

  宛如找到玩物的貓咪一樣呢。

 

  「大!不過等等、要是我贏了,別忘記我們剛才的賭約啊,洗乾淨身體等讓我好好感受你的後面。」發話的是一位臃腫、手上及脖子都戴著金光閃閃的珠寶與戒指的老頭兒,最後還不忘盯著男子嘿嘿嘿的笑,眼神明顯定格在對方的腰身上,配上地中海的髮型,完完全全就是一副標準的色胚模樣。

 

  仔細想想也是,這邊大多數的人應該也都是衝著男子的臉龐和身體來的。

 

  「當然。」沒有避開往身上來的種種目光,男子一點也沒有把色胚老頭的話聽進耳裡,臉上專業的客套表情,緩緩打開方才放上桌的骰盅,三個骰子所代表的點數讓他微蹙起眉,敬業地露出惋惜的面容:「結果是小,很可惜、您輸了。」

 

  說也奇怪,男子搖骰盅看骰子的點數應該屬於『大話骰』之類的玩法,在盅裡擺上五個骰子、並依照裡面搖出來的數字來喊數,看看誰喊的數字是說謊,不過為了節省時間,這桌的玩法則是直接拿掉兩個骰子來比大小,十點以上算大、以下則算是小。

 

  「接下來換誰上來了呢?」送走全身散發令人厭惡氣息的色老頭,男子拿起骰盅放置在腹部前方的位子,等著前方空缺的位子有人補上。

 

  「我。」伸直了手,ぽこた向前方的人連說好幾聲不好意思,走到桌前那個還空缺的位子一屁股坐下,隻手撐著下巴朝向正準備搖骰盅的人單眨了下眼,近距離觀看才覺得眼前的人還真是個極品。

 

  「您要賭的是?」用上慣性專業的敬語,對於ぽこた的動作男子回予一個出自禮貌的點頭,等待對方將賭約說出口,想必就像前面那些人一樣,包養、上床、性奴……之類的吧。

 

  「我希望知道你的名子,還有請別對我使用敬稱。」ぽこた笑得一臉爽朗。

 

  「好。」眼底閃過一絲詫異,但很快的就恢復平靜,男子動手搖起骰盅。

 

  「大。」男子放下手中的骰盅時,不等對方開口,ぽこた就直接說出自己的答案,他有自信自己一定是贏家,沒有什麼特別的原因,這是一種屬於自我的專屬直覺,特別是對於他想要的東西──向來都是這樣。

 

  男子的動作非常俐落,下一秒就直接打開骰盅,裡面所開出來的點數則讓他硬生生地瞪大了眼,三個骰子漂亮的開出六六六,也是這麼多場賭局以來坐在對面的人為之少數的勝利。

 

  「我是みーちゃん,那你是……?」嘆了一口氣,みーちゃん遵守規定乖乖的說出自己的姓名,連稱為也都改掉了,坐在對面看來有些玩世不恭的男子確實有本事,也成功的挑起他的興趣,比那些色老頭好太多了。

 

  「我是ぽこた,你願意和我再來一局嗎?」滿意的看著三個骰中六六六的骰子,他用手指在桌上輕輕敲擊,發出小小聲的叩叩聲響,眼眸之中沉著更深層的笑意,在旁人眼裡、這桌的情是與氣勢都全都反轉了。

 

  「行,要賭什麼?」

 

  「秘密。」語氣帶點俏皮,尾音就像是他的笑容一樣上揚,ぽこた現在的表情卻是無比認真,賭博這種東西就是要來些不一樣的才會刺激,況且、就算輸了,自己也沒有多大的損失,那為什麼不放手去獲得自己想要的呢?

 

  「這次押的是哪邊?」依舊優雅的搖完骰盅,みーちゃん現下是賭局開始以來初次感受到緊張的心情、亦或是有些期待,眼前的男人能帶給他什麼?

 

  「和剛才一樣。」ぽこた停下了手指敲桌面的動作。

 

  打開骰盅的那一瞬間,四周紛紛傳來驚呼與歡呼的尖叫聲,緊張的人除了進行賭局的兩人,無論結果為何,在一旁圍觀的觀眾被懸起的那顆心早就隨之擺動。

 

  「你贏了,ぽこたさん想要什麼?」喊著對方的名子,みーちゃん盯著骰盅裡面二四五的點數,十點以上是大,他從來都沒有料想過自己會輸,還是輸給眼前這種男人,這難道就是上天所做的安排?

 

  來日方長,他一定要弄懂自己為什麼會輸給對方、為什麼會有想了解對方的心情。

 

  想要飼養貓咪,就必須要有心理準備啊,ぽこたさん。

 

 

 

  ──「我想要,みーちゃん。」

 

  站起身,ぽこた朝向みーちゃん伸出手,兩人的臉上皆漾起笑容,牽著對方的手走出了大桌往大門的方向前進,不過有眼尖的人看見、ぽこた倏然放開みーちゃん的手,那不規矩的手轉而改摟上みーちゃん的細腰。

 

  結果急色的傢伙被狠狠的揍了一拳啊。

 

 

後記:耶──完稿了!超級趕時間的在七夕結束前兩個小時才在打稿ww 幸好最後還是來的及,我有先放在噗浪所以算來的及吧?(誰理你

  其實原本不是要寫這對的,寫到5百字才臨時換CP的ww 我覺得ぽこみーちゃん好少人吃啊,一邊坑人一邊餓只好下海自耕自耕,結果好像是餓死自己又毒害別人TT

  最後的兩人小劇場連帶在腦子炸裂了,其實這全部是我沒梗結果上廁所回來莫名降臨的梗(髒

 

PKT:嗚……みーちゃん你為什麼打我!不過摸個腰嘛。

みー:我願意和你走不代表你可以吃豆腐啊ぽこたん。

PKT:不不不,我這不是吃豆腐,我這是為了理解你身體的各個部位才動手……啊、不可以打臉、等等!

みー:亂摸別人大腿內側是不對的,我要回家餵ななちゃん了,ぽこたん掰掰。

PKT:我一起去!みーちゃん等等我啊……(連滾帶爬)

 

總字數:2046

 


评论(2)

热度(22)

©思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