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空

呃、請多多指教,這是個沒有節操的天地(X
可以叫我空空(*゚∀゚*)
雜食派,什麼都吃什麼都不奇怪,但是因為太雜食了怕雷到各位(鞠躬
基本上無雷。
最近糧食一直線→凶宅筆記、COF相關。

【原創】In the name of freedom


【原創】In the name of freedom    by空空

─BL向原創慎入。

─和  @SIMA   (http://sky525882.lofter.com/post/1cba00e0_7fc5f33)兩個人玩的遊戲。

─以同個設定寫同一個劇情。

 

 

*

夜的亮麗並非所有人能擁有。

 

聽說這座城市是越夜越美麗,這是某天他湊巧經過某個知名的商業大樓時所聽見的,而當時在台上說得頭頭是道、只差沒有連同舌頭一起吞下,據說是市長的人現在正躺在他的腳邊,肥大的身軀以及醜陋的面貌,真不了解那些人是怎麼忍受這種傢伙。

 

當時只是在台下轉著刀,隱忍衝上前一刀斬了他的欲望,真是太有耐心了啊──自己。

 

充斥著罪過的都市,被外界命名為『罪惡之城』,雖然可笑卻是最為貼切的一個名字,奢華到令人贈恨的生活滿溢著愛恨交織,為求功成與名利,瘋狂的人們渴求來此進行一次的博弈,然而、永無止盡的東西不會是金錢;而是慾望。

 

他從出生的那一刻起就待在這,噢、錯了,沒地位的人只配住在骯髒的下水道,他痛恨下水道的髒亂以及旁人異樣的眼光,特別是帶有特殊情感的眼神,於是咬牙忍耐、刻苦磨練。

 

直到他有能力拿起刀殺了第一個人時,成功得到了所有人驚愕的眼神,那一瞬間,他彷彿獲得世界上最重要的東西,連同任務對象『黑夜之鷹』的稱號,他笑著與殺戮共存。

 

聲名大噪之後自然有工作找上門,一個富豪委託殺掉那個男人的任務……可惜的是,他敗給了任務目標,被嘲笑著壓制至床上,狠狠地被操弄了一個晚上,直到他聲音都啞了無法哭出聲,男人卻仍然沒有放過他。

 

至此之後他卻忘不掉那夜的美好,被操弄的快感淹沒了他的世界、將他吞噬殆盡再也無法逃離,即使成為男人專屬的性愛奴隸也無所謂。

 

因為他知曉男人滿意自己,他的身體、長相,甚至對他的主動與配合感到愛不釋手,於是他們使用各自的方法、解決了對方周遭所有的『情敵』,成為彼此長期的床伴。

 

今年似乎正好滿第七年,他想。

 

就算男人從來沒說過愛他,但對方每次都把自己弄得好幾日下不了床──從這點來看,他相信對方早已離不開他,只不過是沒說出口罷了,對方的溫柔,全都由他來佔有,任誰來都無法搶走。

 

他們都清楚,有些事一旦說出口、就再也回不到從前。

 

因此誰也不敢張口說愛。

 

自回憶中回過神,厭惡地看著流到腳邊沾染至鞋底的鮮紅血液,他並不介意報廢一雙鞋,若是沾染上最近那人送他的生日禮物可就不同了,為了避免義大利手工西裝的褲管染上汙穢的血液,他彎下腰將畫有鷹紋的卡片放進躺在地板上的人的口袋內,而後轉身。

 

「先生,祝好夢。」輕勾起嘴角,他知道明天的頭條會有絕大部分的版面是自己。

 

隨手脫下皮鞋,恣意地扔進一旁的垃圾箱內,卻又發現垃圾箱旁的縫隙內閃過一道細小的光,挑了眉將手伸進其中,抽出一雙全新的皮鞋,不外乎又是那人的傑作。

 

「你這傢伙又是從哪裡知道我今晚的任務啊?」低頭穿鞋的同時喃喃自語著,語氣像是抱怨又像是無奈,「我可是一個小時前才接到通知的。」

 

「我自有管道。」突然出現的黑髮男子靠在牆邊,俊俏的臉龐宛如雕塑一般俊美,倒三角的身材更是棒的沒話說,唯一可惜的是冷酷得能刺傷人的眼神,據說不少人被掃上一眼就嚇得跌坐在地。

 

「回去吧。」看著對方的眼神,只讓他想起男人情慾高漲時迷人的模樣,一回想起……他難耐地舔舐著自己的唇。

 

「忍不住了?」男人低沉的嗓音為笑聲增添了幾分性感,光是落在自己身上的眼神,就讓他的褲頭變的稍嫌緊繃。

 

「再不走,我就要去打野食了。」惡意地說出能惹起男人怒火的話語,他就喜歡看見對方佔有的情緒,「最近去你們廳裡報到的新人,還不錯呢。」,用餘光瞄著對方的神情,他輕笑。

 

「你敢?」男人狠瞪著他,眼眸中滿是佔有的情慾,在腦海中思考起該怎麼好好逞罰眼前的人,從對方出現的那一刻,就讓他平穩的步調都亂了套。

 

「就車子來吧。」向前走了兩步縮短兩人之間的距離,隻手搭上對方的肩繞至後頸,將下身快要直立起的東西頂上對方的,一舉一動都在誘惑對方,「真不曉得警廳那些繃著一張臉的人看見你這模樣會是什麼反應?」

 

不過這些都不重要,他現在只想讓對方進入自己體內狠狠衝刺,這樣他明早就有理由可以窩在床上享受對方歡愛後的服務,誰叫男人只有那種時候最體貼呢。

 

道德倫理什麼的,最好消失在這世界,誰能料到警廳最年輕的總長會與他這種人在一塊?

 

明顯感受到對方下身傳來反應,在他腦海中勾勒出碩大的形狀,理智斷裂的他拉下男人昂貴的領帶,過大的力道連同對方的襯衫一起抓皺了,再也按耐不住的他仰起頭顱,朝著對方姣好的薄唇攻去,直接來個濕熱的法式熱吻。

 

『吶、幹我。』

 



後記:親愛的  @SIMA  說要玩我就,噢好啊來玩,說實在的我真的很好慫恿wwwwww

然後就是不照規則來的兩個隨興的人,說好不爆字結果兩個人越打越多。

感謝親愛的願意讓我用這篇來當這個月的每月一更,不然我這個月真的是很危機TT

對,SIMA的後記每次都很少可是我的每次都很吵,辛苦大家了w

這好像不是我第一篇po的原創,不過每次的原創都不會好好填坑我也是沒救了。

希望原創大家可以看一下(?)


评论

热度(5)

©思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