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空

呃、請多多指教,這是個沒有節操的天地(X
可以叫我空空(*゚∀゚*)
雜食派,什麼都吃什麼都不奇怪,但是因為太雜食了怕雷到各位(鞠躬
基本上無雷。
最近糧食一直線→凶宅筆記、COF相關。

02. 抱在懷裡,幫你套上襪子(はし月)

題目出自忠犬三十題。

─私設多。(整篇都私設啊)

與   @SIMA〟  兩人做死的遊戲,由於有些人需要先發所以更新有時候不會照著順序。

上一篇文手為: @☪あかり 

繪師:樹上有個XD(http://www.pixiv.net/member.php?id=2446150

 

下一篇文手為: @SIMA〟 

繪師為: @Rien_ 


此為同人創作,和歌手的生活、現實完全毫無關聯,謝謝。


02. 抱在懷裡,幫你套上襪子




繪師:  @☆冰星Ayami☆ 

(p網→http://www.pixiv.net/member.php?id=10278735

(粉專:https://www.facebook.com/ayamicola?__mref=message_bubble


 *

  一片黑暗之中,他無法認清自己身處何方,已經飄向遠處的意識不受控地掙扎著,沉甸甸的身軀似乎被誰左右搖晃,耳邊傳來聲音劃破了原先寂靜的空間,「……ちゃん、起床了──」,聲音的主人搖晃自己的同時還偷偷加重手上的力道、害得他還未張眼就先暈頭轉向。

 

  「停、我起床了,等等……」反搭上在手臂上的那隻手,硬是將沉重的眼皮給撐開,映入眼簾的是已經整裝完畢的はしやん,一臉興奮及期待的樣貌,穿著上回在台灣買的a la sha的服飾,令剛睡醒的他完全搞不清楚狀況。

 

  難道今天有什麼活動?Free Live?COF彩排?錄音?不可能、最近好不容易才放假的。

 

  「今天是小旅行,要去搭飛機!還有雜誌拍攝,あまちゃん你清醒點!」看著眼前半夢半醒之間還在和周公拔河的天月,はしやん朝一旁無奈地輕嘆口氣,開始思考該用什麼方法讓死賴在沙發上的人清醒。

 

  天月並不是特別難叫醒的人、也鮮少賴床──就是偶爾這麼來個一回。

 

  「嗯、好……」雖然他盡力想讓自己保持清醒,但眼皮彷彿有十個コニー壓在上頭,腦筋還在繞圈圈的時候就這麼地闔上了,沙發又是這麼柔軟舒適,彷彿還能聽見外頭有鳥兒在歌頌,一切都是這麼美好,今天就是一個適合窩在家裡懶洋洋的好日子。

 

  「喂、不要以為絕對不會比歌詞太郎晚到就死賴著啊!」放棄與再度進入夢鄉的人做『良性溝通』,はしやん雙手勾住天月的肩膀,一個使勁把人從躺著的姿勢轉為半坐姿,由於各方面因素,他只能做到這個步驟。

 

  才不是身高不足什麼的。

 

  因為沒辦法將天月一把拉起或是直接扛進浴室,導致他現在只能和對方來場精神比拼,好想乾脆幫對方盥洗、換衣服、然後就可以直接丟出門了,多方便?

 

  「あまちゃん,去刷牙洗臉順便換衣服,快去──」邊搖晃邊推著對方,はしやん吩咐著。

 

  終於肯從沙發上站起身,天月揉了揉稍嫌乾燥的雙眼,輕聲地呢喃些什麼,聽起來像是在抱怨,但說出來的全都黏在一塊成了外星語,迷迷糊糊地晃著身子走到盥洗室的身影看上去格外可愛。

 

  在外頭等待的はしやん鬆了口氣,革命總算是成功,賴床的人願意好好打理自己,那麼一切的辛勞就值得了。

 

  但是,現實總是殘酷的。

 

  當有個頭髮仍舊是雜亂不勘的人從房間走出來時,はしやん在內心徹底懺悔,他不應該小看偶爾賴床、一賴就會比任何人還麻煩的天月,他真的『只有』進盥洗室刷牙洗臉,而後回房間換衣服、拿了襪子,其餘什麼都沒做,雙眼似乎還是瞇著的狀態呢。

 

  はしやん覺得自己也真是個蠢蛋,當一早打電話給天月準備叫對方起床時,發現天月不定時就會發作的賴床症又復發了,竟然二話不說地就衝到天月家來了,到底為什麼自己的身體總是會比意識早一步有動作呢?

 

  或許,這就是相對等的付出吧。

 

  誰叫上次是天月衝來自家幫忙打理──雖然幫他把襪子給穿反了,裏外反過來的那種。

 

  一回到沙發區,天月豪不猶豫地直接坐了下去,一旁的はしやん特地讓出空位以免自己被迷糊狀態的人波及,但天月好像沒打算放過他,人一偏就朝著はしやん的懷抱躺去。

 

  「你的行李呢?」承受對方壓上的重量,他挪了挪找到一個舒服的姿勢,はしやん開口問賴在自己懷中瞇著眼的人,伸出手替對方將雜亂不聽話的髮梳到平時的位置上、雖然無法完全整齊、卻也總比方才好多了。

 

  「在門邊,昨天整理完就放著了……」舒適地窩在はしやん身上,昨日他只不過是整理完行李想在沙發上休息一下,沒想到就這麼一覺睡到天亮來了,還閉著眼的天月一點也沒有起身穿襪子準備出門的樣子。

 

  「要是遲到就讓你和歌詞太郎兩個人游泳去小島。」撐起天月的上半身,はしやん一把抓過天月握在手上企鵝圖案的襪子,準備幫對方套上襪子,等會就可以直接穿上鞋出門,這趟小旅行可是要搭飛機的,要是遲到可就麻煩大了。

 

  「好……」完全沒有睜眼跡象的天月迷迷糊糊地回話,躺在はしやん這個超級大枕頭上顯得非常舒適,放任はしやん幫他移動位子。

 

  將身子微微向前,拿著襪子的手盡可能地伸直,懷中多了個躺著的人明顯阻礙了這個動作,はしやん在心中暗自抱怨天月的腿沒事長的這麼長做什麼,不料還熟睡著的天月居然發出細小的哀嚎聲:「唔、好痛,はしゃん你在做什麼?」

 

  睡夢中,身體被強迫做出測驗柔軟度的動作,天月不悅地皺起眉頭,總算是睜開雙眼,有些僵硬的筋骨正發出喀喀的抗議聲響,內心塞滿疑惑,只不過是穿個襪子,為什麼要這麼麻煩啊?

 

  「還不是因為你的腳不彎起來。」撅起嘴,下巴抵在天月黑色的髮上,はしやん拍了拍天月的大腿兩下,意示對方把腿給彎起好讓他方便動作,由於體型差的關係,他的動作可是充滿了艱辛。

 

  以跪姿支撐住懷中躺著的人,上半身向前、伸出手並捲起襪子以便套上對方的腳丫子,在はしやん懷中的天月幾近是呈現蜷曲樣貌,這樣的畫面替早晨帶來與眾不同的氣氛,所幸沒人看見。

 

  「明明離開沙發就行了,為什麼要這麼麻煩。」襪子穿完人也已經清醒大半,天月坐在沙發上頭對著身旁的はしやん抗議。

 

  「或許、這就是早晨的浪漫。」挑了眉,雙手朝兩旁一攤,はしやん勾起嘴角,一副瀟灑的樣貌、說的似乎是浪漫的話語,也許是從上一回看完的漫畫中所學來的。

 

  「根本只是想報上次我不小心幫你穿錯襪子的仇罷了,はしゃん?」

 

  「彼此彼此。」


後記:原本想打的我已經忘記了,總而言之這是自己做死還不夠要拉著大家一起下水的遊戲,苦了所有人了,感謝被瘋狂騷擾及催稿的各位;; 希望這次之後,大家接到我的私訊不會直接封鎖我ww

這篇我自己打的很不滿意,然後他最後也沒人選是截稿日前兩天Ayami收留了它,天使啊媽媽我遇見了天使!!

所以我就說嘛,光看CP就知道是誰打的了啊T T(生處在北極的人)

好,烤肉去了大家掰掰!

 

總字數:2028





 


评论(2)

热度(21)

©思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