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空

呃、請多多指教,這是個沒有節操的天地(X
可以叫我空空(*゚∀゚*)
雜食派,什麼都吃什麼都不奇怪,但是因為太雜食了怕雷到各位(鞠躬
基本上無雷。
最近糧食一直線→凶宅筆記、COF相關。

【甘党】停下腳步。

 

─沒頭沒尾莫名其妙的一篇。

─站長x乘客,大概。

─先說好不可以打太大力 TT

 

此為同人創作,和歌手的生活、現實完全毫無關聯,謝謝。

 

進站的列車緩下高速,精準地停靠在月臺邊,隨著電動門的開啟,人潮碗如洪流般傾洩,身穿白襯衫與西裝褲,戴著站長帽以及打上深藍色領帶的人,高挑的身材在人群之中顯得耀眼,至少在你眼中是這個樣子,耀眼得令人無法直視。

 

站的筆直的人細心的觀察著周遭狀況,望見行李搬運有些困難的旅客,修長的腿便邁開步伐,溫柔的詢問是否需要幫忙,即使沉重的行李使額邊的汗珠滾滾流下,他卻仍舊保持著微笑,與記憶中的模樣相符。

 

然而在他轉過身、兩人四目相交的那一剎那,你瞧見了他心中泛起的漣漪,嘴角不禁失守,看來他不管過了多久都是一樣的,不曾改變。

 

但,你卻並非是。

 

否則也不會在每天都會經過的小站特地下車,為得就是看他一眼,想知道他是否活的快樂、是否不後悔當初所做的那個抉擇。

 

「不上車的話列車就要行駛了。」走到你面前的他貼心的叮嚀著,漾起的笑容與態度就和對待每一個旅客相同,神色自然地讓你感到些許的不悅,因為你對他不再是特別的存在,就算你早已認清現實。

 

那些保存在記憶中的笑容與溫柔,乘著蔚藍的天飛翔的鳥兒帶來的舒適、唧唧交響著的蟬鳴映照著滾滾滴落的汗水、宛如夕陽般鮮紅的落葉被風捲起,皚皚白雪落下時迎面襲來的寒風,總是並肩走著的你們,踏過許多、多到數不盡的日子。

 

歷歷在目的畫面卻是停下腳步的他,獨留自己在道路上,賭氣的你不願回頭再去看他一眼,從此成了兩條平行線。

 

側過身提起沉重的步伐走上車,在車門關上之前你終究是將心中的疑惑提出,「歌詞太郎さん你……引退之後過的好嗎?」,雖然你並不曉得自己期望得到什麼答案。

 

他不會回答的吧,你猜想。

 

「很好……」刺耳的警示聲響起,其中夾帶著這麼一句話,你驚訝的轉頭的同時車門也碰地關上,前進的列車只能讓你看他最後ㄧ眼,接著便是西下的夕陽與澄色的天空出現在眼前。

 

流逝的時間無法接收名為懊悔的情緒,只能選擇往後與它共存亦或是將之抹滅。

 

 

「才怪呢。」等到列車遠離月台並消失在是線範圍之內,他才補上最後的句子,原先勾起的嘴角也隨之落下,就算時段不同,但每天都被人以灼熱的視線给盯著,即使他再怎麼遲鈍也有感覺,每次都想盡辦法去無視,可是對方卻還是不願放棄。

 

那個黑髮少年的執著,堅定的表情及語氣,耀眼的笑容與身上的氣味,他一個也沒忘掉,明明選擇將一切都交付給時間沖刷,但那些東西彷彿早已烙印在自已身上,無法拋下。

 

這和他計畫中的可不一樣啊。

 

他變了嗎?他可是很努力想改變自己,拿回被奪走的那顆心。

 

吶、其實兩條線從來都沒有平行過。

 

 

後記:好了說好不可以打我!至少別打臉R

昨天在糾結要放甘党還是てるx正宗,結果甘党贏了,代表物組就下次吧ww

都月底了才發現忘記每月一更,只好臨時抱一下佛腳了ˊpˋ

原本在糾結要不要發的結果就斷網,颱風天是想暗示我什麼!我還是想放假這樣(無關聯

 

總字數:一千。(<字數強迫症惹不起)


评论

热度(24)

©思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