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空

呃、請多多指教,這是個沒有節操的天地(X
可以叫我空空(*゚∀゚*)
雜食派,什麼都吃什麼都不奇怪,但是因為太雜食了怕雷到各位(鞠躬
基本上無雷。
最近糧食一直線→凶宅筆記、COF相關。

09. 新郵件,情書,不是你的,刪了吧(はし月)

題目出自忠犬三十題。

與  SIMA 兩人做死的遊戲,由於有些人需要先發所以更新有時候不會照著順序。

上一篇文手為:  @不如歸去。 

繪師為:哭洗 (http://www.plurk.com/a84381794

 

下一篇文手為:  @Gehana. 

繪師為:喝水君 (http://www.plurk.com/ttina0807tw

 

此為同人創作,和歌手的生活、現實完全毫無關聯,謝謝。

 

 

此篇繪師為:F-cy (http://www.plurk.com/coverame18

 

 

  舒服地伸了個大懶腰,少年坐靠在柔軟的床上,雙腿伸直、背部墊著飯店內的大棉枕,擦拭過稍微濕潤頭髮的小毛巾就隨性地掛在肩上,心滿意足地幫自己挪了個舒適的好姿勢,而後、伸出手將放在一旁矮桌上的筆記型電腦給放到自己的雙腿上。

 

  慣性的打開e-mail網頁,先是檢查了一遍有無何重要信件,才接著點開從前陣子就很想看的新番,天時、地利、通通都有了,同房的伊東歌詞太郎也正好出門去,他可以稍微享受一個人追番的時光,有什麼能比的上剛洗完澡、坐在床上看動畫來得幸福?

 

  但老天爺總是不賞臉,響起的門鈴聲就是最好的證據,因為他忘記了一點──即使室友不在、其他人還是會來串門子。

 

  明明房間長的都一樣,大家還是喜歡往他房間跑啊,輕嘆了口氣,無奈的把筆記型電腦擺回小矮桌上,忍痛離開柔軟舒適的床鋪,認命的走去開門。

 

  「あまお快點快點!大阪大會要來不及了!」才將門打開一個小縫,站在外頭的はしやん就耐不住性子著急地推開門,嚇得他連忙後退兩步、免得被推開的門板給波及,要是被迎面撞上……鼻子很可能就要離開它現在的位置了。

 

  危險、好危險!

 

  火速衝入房內的はしやん直撲放在小矮桌上的筆記型電腦,速度快得和奔著回家餵貓的伊東歌詞太郎簡直是同一個模樣,拿到電腦的はしやん馬上佔領了方才自己安頓好的位置。

 

  「喂、我的電腦和我的位置!」不過就是回頭把房門關上,想不到一回到房間內、原本屬於自己的小天地居然被佔領了,天月對窩在床上盯著電腦不放的はしやん發出抗議。

 

  「今天可是重要的大阪大會啊!あまお電腦就借我一下嘛。」全神貫注看著轉播,對於天月的抗議,はしやん用了帶點撒嬌的語氣回話,他知道、天月總是敵不過他這種回話的方式,一定馬上就會妥協。

 

  「好吧。」和料想中的反應一模一樣,已經把電腦出借的天月只能自己找點事做,順勢彎腰撿起原先掛在肩上、卻為了開門而掉落在地上的小毛巾,自己的頭髮似乎也乾了,就乾脆把小毛巾掛回浴室。

 

 

  自はしやん沉溺在摔角賽開始,房內就迴蕩著『喔喔喔喔─!』、『啊啊啊啊啊─!』的熱血吶喊聲,但天月並沒有去阻止はしやん亂吼亂叫,或許是因為天月早已習慣被突襲房間,亦或是他就習慣隨著はしやん,無論是哪個都無所謂,反正他覺得沒有什麼不好的。

 

  伸出手摸上自己烏黑的髮,確認頭髮已經乾了,興奮的朝著那大床撲去,雙眼一閉、大大地吐出一口氣,讓自己放鬆地躺在舒適的大床上,感覺就像是被柔軟的棉花給包圍住全身一般,蹭著緊抱的棉被,他無法抗拒這種感覺啊。

 

  左翻、右翻、翻過去再翻回來,好舒服、好柔軟、好幸福。

 

  在床上滾過來又滾過去、一邊滾還會一邊發出『哇──』聲的天月,完全沉溺在自己與大床的小小世界裡,連坐在一旁早就停止亂吼亂叫的はしやん正在叫著他的名子都不知道。

 

  「あまおぉぉぉぉぉぉ!新郵件!你有新郵件!」早在天月撲上床的那一刻,他就把伸直的腿給縮回來,帶著電腦窩在床的一角、把大部分的位子都讓給天月翻滾,沒想到對方已經到了走火入魔的境界。

 

  難道這床有什麼神奇的魔力嗎?少年你渴望力量嗎,只要躺上這張床,保證能讓你變成勇者穿越異世界──不、這不是まふまふ推特上才會出現的奇怪中二語嗎,はしやん你醒醒,別胡思亂想!

 

  即使如此他還是不願意從床上起身,天月停下左右翻滾的動作,慵懶地趴在床沿,原先整齊的頭髮如今亂成爆炸的鳥窩頭,而烏黑的髮色則為鳥窩帶來一種燒焦感,能滾床滾出如此藝術的髮型,天下可沒有多少人能夠辦得到。

 

  「我看看。」化身為一攤軟泥,天月朝著はしやん的位置伸出手,意示要暫時拿回電腦。

 

  「嗯……是情書,不過我刪掉了。」はしやん神色自若地回答。

 

  「啊?」發出疑問的單音,趴在床上的天月想撐起半身,但由於視線被頭髮遮去大半,床鋪又過於柔軟,導致他施力在床沿的手一沉、就這麼樣滑了出去,突然間缺少支撐力的天月,只有摔下床的下場。

 

  「不是你寫給我的當然就刪掉,沒必要這麼驚訝吧?」瞅了一眼在地板上摀著顏面的天月,似乎是臉部先著地的樣子,放下手上的電腦,はしやん撥開遮擋住天月視線的法,捧起對方的臉龐。

 

  兩人四目相接,はしやん將嘴角揚起,溫柔地幫對方擦拭因為疼痛而堆積在眼角、即將溢滿的淚水,沉靜下來的空間中之中,雙方都沒有做出更多的動作,僅倚靠眼神的交流,專注地將彼此的樣貌刻印在腦海,彷彿全世界就只剩下兩人。

 

  天月緩緩開口,將內心最想傾訴的話語傳達給對方。

 

 

 

 

  「但是,你用的是我的電腦耶?」

 

後記:耶─!莫名其妙的又到了結尾了(被鞭

最近打工都頗早下班但我卻混到很晚才回家,覺得再不發文SIMA就要殺掉我了所以緊急來一發(X)

明天一大早還要上課我就不廢話了,大家掰掰!

 

總字數:1769


评论

热度(26)

©思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