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空

呃、請多多指教,這是個沒有節操的天地(X
可以叫我空空(*゚∀゚*)
雜食派,什麼都吃什麼都不奇怪,但是因為太雜食了怕雷到各位(鞠躬
基本上無雷。
最近糧食一直線→凶宅筆記、COF相關。

15. 下意識在你點煙時伸出手擋風(甘党)

題目出自忠犬三十題。

與  SIMA 兩人做死的遊戲,由於有些人需要先發所以更新有時候不會照著順序。

─借了  @SIMA〟  的神明梗來寫,她很大方的說隨便我了(乾

 

─上一篇文手為:ナツリ(http://sophia94242.pixnet.net/blog

─上一篇繪師為:F-cy(http://www.plurk.com/coverame18

 

─下一篇文手為:  @暮雪/盒貓 

─下一篇繪師為:喝水君(http://www.plurk.com/ttina0807tw

 


 

 繪師為:Ayami

(p網→http://www.pixiv.net/member.php?id=10278735

(粉專:https://www.facebook.com/ayamicola?__mref=message_bubble


室內陷入一片寂靜,所有人定格在自己的崗位上以及處理事務的途中,從自家頂頭上司瞥了一眼今天的日期,秩序廳便傳出一記響而有力的哀嚎聲,眾人不禁在心中感嘆著『這個時節又到了。』,並且默默替自己祈禱。

 

為什麼要祈禱呢?這就要翻開歷史課本,從秩序廳改朝換代,由肥而不嫩的滿臉油、脾氣又陰晴不定的秩序主換為年輕有為、人長得又令人賞心悅目,雖然三不五時就在替雷神和風神善後的新秩序主天月開始說起。

 

每當萬人景仰,人稱神界偶像的雷神大人出去出任務要歸來時,總是要經歷各種風雨和艱辛的道路,不曉得是雨神和風神不給面子亦或是雷神大人本身的運氣外加技能滿點的衰運,幾萬年以來,不論秩序主派出多少人力支援都無法將雷神大人帶回秩序廳。

 

──這世上,只有現代秩序主親自出馬才能解決這個問題。

 

簡單來說,就是天月必須出一趟遠門歷經各種衰事才能成功讓伊東歌詞太郎凱旋歸來,而先前被派出去支援的那些人,理所當然就成了秩序主掙扎不想出遠門的砲灰,明明就知道加派人力去支援只是徒勞無功,還會有誰想要出去?

 

「這傢伙什麼日子不挑,偏偏挑今天回來是腦袋又抽筋嗎!」雙手一把扯下掛在牆上的月曆,被秩序主虐待過無數遍依舊頑強活著的月曆抖了兩下,天月此時臉部的表情可比會讓人掉入人間的黑洞,黑得透徹、不小心就能讓靠近的人摔下地獄。

 

一動也不敢動的眾人開始思考天月那番話的涵義,今天是什麼特別的日子會讓秩序主如此抓狂?滿臉疑惑的人們瞅著幾近崩潰邊緣的上司。

 

倏然,一句『今天大人難得放假,也就表示他現在沒有任何權力派人出去抵擋雷神大人的衰運。』就從角落傳了出來,讓眾人不約而同地鬆了一口氣,恍然大悟之後感謝天神大人憐憫他們這些可憐的小砲灰。

 

現實總是殘酷,只是回辦公室拿隨身物品卻不小心看見月曆上的日期與記錄,捏著月曆的天月先是在內心罵了不下萬次被衰運纏身的雷神,隨後轉過頭和定格的眾人、特別是爆料他今天放假的下屬,臉上帶著大大的笑容說出比惡魔還要殘酷的話語:「出遠門的同時我會好好思考下次該派誰出去支援的,特別是站在角落的那位。」

 

放下手上捏得死緊的月曆,天月掛著笑容走出了秩序廳,關上門的那一剎那,耳力不算差的他聽見了裡頭傳來一陣器物掉落的聲響以及許許多多的來自絕望的悲鳴。

 

哼,說什麼伊東歌詞太郎的衰運不能只有他一個人受害,不能。

 

「喂?你人在哪?」認命地拿出手機撥給那個害自己美好假日泡湯的混帳,接通的那一刻他發覺自己根本是在說廢話,問路痴他的所在位置不如讓自己開起追蹤系統比較快。

 

『啊,天月くん!今天不用來接我,我已經快到秩序廳了。』電話的另一端傳來伊東歌詞太郎吃力的說話聲,由於雲朵的速度太快他逼不得已花上比平常還多的力氣說話,今天可說是神蹟降臨,他翹班已久的雲朵竟然在他召喚的時候抵達他眼前!

 

「你今天沒迷路?」伸出手使勁捏捏自己的臉頰,天月覺得自己已經快把臉頰上的肉都捏下來,但卻沒有從夢中醒來,他難以相信方才傳進耳裡的那段話是真實的,幾十萬年來都不曾出現過一次的奇蹟難道出現了嗎?

 

『嗯,我今天成功叫出我的雲,再三分鐘就會抵達秩序廳!』

 

「我在門口等你。」語畢,天月就把電話給切斷了,即使伊東歌詞太郎現在是神蹟保佑的情況,但誰都又會曉得下一秒他會不會摔下雲朵、或是走錯路呢?

 

若是發生這種情況,不就表示著好不容易可以輕鬆休息的他,又必須去把那個麻煩的傢伙從某個未知的地方給撈回來嗎。

 

如此麻煩而且又費工的事絕對不能讓它發生。

 

話雖如此,掛上電話的天月朝向外頭廣場邁開步伐,就算今天雷神的衰運還沒顯現,但誰也不能保證下一秒會發生什麼事情,例如上一次他花了兩天兩夜終於成功改完堆積如山的公文,卻在伊東歌詞太郎闖進辦公室的同時『剛好』打了一個噴嚏,瞬間降下的萬雷把他辛苦改好的公文都打成焦炭。

 

自此之後,他學會要在公文上做好防雷的措施,果然、不管是人還是神都必須從經驗中學到教訓。

 

坐在涼亭中,回想起過去悲慘又印象深刻的回憶,天月時常懷疑自己是否有預知能力,否則為什麼那個蠢蛋雷神下一秒會有什麼衰事發生他都會有不好的預感呢。

 

好比是現在,看見遠方乘著雲朵的小點慢慢在眼前放大,他身上的雷神惹禍雷達就響起了,而那身影看起來似乎有些許的眼熟,不就是大名鼎鼎、所有新生孩子的偶像,讓他恨得牙癢癢的雷神大人嗎?雲朵的速度看來非常的快,緊急煞車一定會發生悲劇。

 

彷彿是在考驗兩人的默契一般,距離涼亭不遠處飆著雲朵的伊東歌詞太郎突然來個緊急煞雲,就如方才天月所說的,由於急煞的衝擊力,伊東歌詞太郎一個不注意就從雲朵上華麗地翻滾而下,神奇的是翻滾的同時卻能筆直地朝著涼亭而來,簡直可說是風火輪也不為過

 

為了避免一路滾到天邊又跌落人間,伊東歌詞太郎臉部著地來個史上最長的滑壘秀,只差沒在地板上磨出火花,否則坐在涼亭的天月一定會站起身替對方拍手,天底下、別說是人了,連神都未必能有如此精彩的表現。

 

「歡迎回來。」神色自然的天月和滑壘到自己面前的伊東歌詞太郎打招呼,餘光似乎還看見雲朵離開前已經笑到翻面的模樣,惡趣味還真是不小,但是、他喜歡。

 

「謝謝,天月くん,我帶了好東西要回來要給你看!」從地板上跳起,伊東歌詞太郎抹了下臉,把受傷與狼狽的痕跡全都抹掉,馬上就恢復在眾人印象中那副帥氣的模樣,興奮地對坐在椅上的天月分享他在人間發現的東西。

 

「你這次又帶了什麼回來?」天月語氣平淡地回答,輕拉了下伊東歌詞太郎的衣袖意示對方坐在自己身旁,不能夠怪他的態度冷淡,只不過伊東歌詞太郎從人間帶回來的時常是一些奇怪或者是沒有什麼用處的東西。

 

更別提經由衰運加持過後,無論是有沒有殺傷力的東西也會變得很可怕。

 

這讓天月想起幾千年前,伊東歌詞太郎興沖沖地跑來和自己炫耀,他請下屬從人間帶回名叫煙花的東西,剛好風神因為雨神出任務所以跑來找自己吐苦水……咳、是聊天,當時三個人不曉得是不是腦袋的發條鬆了,竟然決定要試試那個可怕的東西。

 

由於まふまふ那個隨時就會亂颳風的傢伙在場,害得他和伊東歌詞太郎點火點得心驚膽顫,得幫忙擋住まふまふ才得以點起火來,然而他卻忘記身旁的兩個神都是出了名的會闖禍、衰與路痴的代表。

 

火是成功點燃,可是某風神卻急著想觀賞成果,一陣強風掃倒了那一盒煙花,方向還正對著秩序廳,加速了火焰的燃燒,在煙花將要炸開時雷神卻莫名其妙地劈了一道強而有力的大雷下來……

 

於是,炸得精彩萬分的煙花就開在秩序廳裡,他永遠忘不了一盒小小的煙花就使得秩序廳被炸毀一半的壯麗畫面,他也成為了史上第一個讓秩序廳被火藥開了一朵朵美麗花朵的秩序主,到底有誰能懂他當時崩潰的心情?

 

沒有,即使當時闖禍的兩人被他派遣去重建秩序廳外加罰跪在牆邊,出任務回來的雨神大人則是在一旁笑著看那兩個跪在牆邊吶喊:『我再也不敢了──請大人饒命!』

 

至今雷神為何會劈下那道雷仍然是個謎,但那再也不重要了。

 

「這個!聽說是名叫香菸的東西!」從懷中掏出一小根白色而後端是咖啡色的東西,伊東歌詞太郎盯著天月,散發著躍躍欲試的神情,有過煙花的教訓後他這次帶回來絕對不會爆炸的東西,在人間時看見人類點燃這東西讓他非常有興趣。

 

接收伊東歌詞太郎雙眼閃著星星的雙眼、誠懇的請求,原先想拒絕的天月卻又狠不下心,以這傢伙的運氣絕是對不可能什麼事都沒發生的啊,可是、那個眼神實在令他難以拒絕。

 

「好吧。」輕嘆口氣,天月終究是妥協在伊東歌詞太郎的請託之下,今天那個會亂颳風的まふまふ並不在場,而伊東歌詞太郎又莫名的走運,所以,嘗試一會也無妨吧?

 

「謝謝天月くん!」難得有好運氣的伊東歌詞太郎連帶心情也飛上了天,興奮過度的他居然忘記自己正在外頭,雙手一張就準備朝著天月來個大大的擁抱加上磨蹭,今天一定是他一生中最值得紀念的日子!

 

「喂、你這傢伙收斂一點,再不點燃我就要回去享受我難得的假日了。」伸出手推開伊東歌詞太郎靠過來的臉頰,就算所有神明都知道他們之間的關係,但該有的禮節還是得遵守,要是被路過的女神明看見怎麼辦?

 

他可不想聽見響徹雲霄的尖叫聲以及連續轟炸的奇怪問題,什麼體位這種問題難道問不膩嗎?

 

「好,我要點了!」下一秒隨即恢復原貌的伊東歌詞太郎挺直著腰,有些顫抖的手拿著香菸,在心中默默祈禱能成功點燃這個東西,而不是劈了個大雷還失手電到身旁的天月。

 

下意識伸出雙手遮擋在香菸兩旁,面對伊東歌詞太郎來投來疑惑的眼神,天月這才意識到自從上次點燃煙花後只要伊東歌詞太郎想點燃任何東西、他都會出手想遮擋吹來的風,即使知道不會有風吹過來。

 

不論まふまふ身在何方,防不慎防,俗話說小心為妙。

 

但也有一句話叫做百密必有一疏,因為雷神大人的好運時效已過期,最不可能發生的事情就是會發生,突然颳來的一陣大風出乎兩人的意料之外,而這風有多大呢?

 

詳情就要問問被吹到遠方卡在大樹上、還要防止自己掉入大洞的兩個神了。

 

「まふまふ──!」死命抓住樹幹的天月朝著遠方怒吼,方才那控制不住的颶風明顯就是某個風神的噴嚏,該死的、一定是因為對方根本沒出場還一直被呼喚的關係,都幾萬年了為什麼還是學不會控制自己打噴嚏時附帶的能力啊!

 

「我說天月くん……這棵樹、這個情節是不是有哪裡眼熟?」同樣在一旁抓著樹幹的伊東歌詞太郎對天月說,不論是這棵樹的觸感,或是從下往上看去的風景似乎都有點兒眼熟,似乎是久遠以前第一次和天月相遇被救走的地方?

 

「我敢打賭,這次まふまふ打破的絕對不只有そらるさん心愛的花瓶。」即使快掉進黑洞之中,天月仍舊是勾起嘴角噙著一抹笑,但他身後所散發出來的殺氣卻與笑容成現對比,幾萬年前所發生的事情原來也有再發生相同狀況的一天。

 

果不其然,他接起口袋中響起的手機,另一端傳來的是まふまふ淒厲的求救聲:『あまちゃん、救命!まふまふ只不過是打了個小噴嚏,雨神殿的屋頂竟然遠走高飛──』

 

小噴嚏?這種威力能稱的上是小噴嚏?他以伊東歌詞太郎的認路能力做保證,剛才那陣颶風若只是小噴嚏,伊東歌詞太郎永遠都不會迷路,甚至還會是認路達『神』。

 

「你就認命吧まふくん,這次、我是絕對不會救你的。」一口氣掛上電話,連手機都還未來得及收進口袋中,他和伊東歌詞太郎兩人便跌入黑洞之中,看來又得來一趟人間的冒險旅程。

 

被懼高的伊東歌詞太郎摟得死緊,絕望的秩序主在離開天界的最後一句話是……

 

「我再也不會相信你的運氣了,蠢蛋雷神!」

 

 

 

今日的天界也通常運轉著。

 

 

後記:打蠢神明打得太愉悅然後就字數就不受控了,就說神明梗真的很好玩XDD

然後一開始不知道題目到底是想說「菸」還是「煙」,於是兩種都寫下去了^p^

雷神大人您的運氣會那麼衰真的不是我的錯,真的。

 

總字數:4096


评论

热度(23)

©思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