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空

呃、請多多指教,這是個沒有節操的天地(X
可以叫我空空(*゚∀゚*)
雜食派,什麼都吃什麼都不奇怪,但是因為太雜食了怕雷到各位(鞠躬
基本上無雷。
最近糧食一直線→凶宅筆記、COF相關。

【まふてるx正宗】無題短打。

─此篇為まふてるx正宗(對,客倌們沒看錯)

擬人注意,詳細的之後會填……大概。

─大崩,崩,就是崩。

 

此為同人創作,和歌手的生活、現實完全毫無關聯,謝謝。

 

*

  一把推開眼前不論是身高還是身材都比自己嬌小的傢伙,對於一進房間就撲到他身上來上下其手的人他一點兒也不客氣,賴在頸邊對他吹氣還能忍,反正穿著羊毛外套就算吹氣他也不會有什麼感覺,摟腰摸背也勉強能忍,但摸到屁股上來了就忍無可忍!


  「喂、你幹嘛啊。」由於被推開而退了兩步險些摔倒的人,有些發怒地喊著,他擁有和自家主人一樣的白髮,缺少了條碼取而代之的是兩邊雙頰的紅潤,即使生氣了還是能用『可愛』兩個字來形容,但與這副外表不同的是惡劣的個性。 


  「誰叫你要摸我屁股。」雙手環胸看著向自己吼叫的傢伙,他神色自然地回答,今天好不容易放假想來找對方,誰知道一進房就被騷擾,果然不能對這個從平時就喜歡對自己惡作劇兼吃豆腐的傢伙大意,可惡。 


  「你把一直都拉上的外套拉鍊拉下不就是引誘我的意思嗎?バカ。」不死心的朝對方靠近,盯著對方厚重的羊毛外套,帽子上還有貓耳與羊角,然而原先應該拉到最頂端的拉鍊卻被拉開一半,白皙的胸膛一覽無遺。


  這不就是一副『快來吃掉我。』的表現嗎?更別提脖子上那顯眼的紅色大蝴蝶結與羊毛小短褲,他還知道短褲後面還有尾巴呢,根本是色氣滿點的打扮。

 

  「不,那是因為平常都拉著太熱了,呆子てる。」知曉那個纏人的傢伙一定會在次黏上,也就放棄推開對方,放任自己被抱著,嘴角上揚勾起一個好看的弧度,伸出手去拍拍對方的頭頂,惹來一陣細小的抗議,身高比較高就是一種優勢,縱使在某方面贏不了對方也沒關係。

 

  只是……

 

  明顯感覺到原先環在腰上的手緩緩向下移去,屁股上頓時間覆上了一雙手掌,對方除了撫摸以外還不滿足的加重手上的力道,惡意地捏了他的屁股,懷中似乎還傳來細小的竊笑聲。

 

  「你這個……放開我!」突然竄上腦門的熱氣令他在那一瞬間感覺到暈眩,能感受到兩人的體溫與周圍的溫度都逐漸上升,自己的雙頰一定是暈染上了片片緋紅,讓他想起まふてる曾經說過,『你害羞就是喜歡我的證明──雙頰上那是和我雙眼相同的顏色。』

 

  雖然當時僅僅是朝對方罵了句你開什麼玩笑,卻不能否認那句話一直徘徊在他心中揮之不去。

 

  「不要,你明明就很喜歡,むねちゃん?」抬起頭與對方四目相接,由於身高的關係正好讓他抱住對方的同時能埋進白皙又細緻的胸膛,露出調皮的笑容,對方的反應總是會引起他的壞心,想看更多對方反抗他的可愛樣貌。

 

  說是欲罷不能也不違過啊。

 

  「才不喜歡……你別舔!」對方的眼眸中滿是戲謔,正當他發覺事情似乎是有哪裡不對勁時,まふてる居然伸出舌頭舔了他的胸口,連帶的在身後那雙不安分的手也探進了褲子裡,這個性一點都不像是他主人啊,誰說他們的個性都像主人?

 

  「很喜歡吧?特別是被捏了屁股就會興奮,正宗。」將姣好的唇貼在對方細緻的皮膚上,伸出紅嫩的輕舔著,惡意的啃咬了一下,成功地讓對方白皙的皮膚漸漸火紅了起來,而探進褲子裡的手正──

 

 

  「うん、走開……」

 

  後記:完全就是踩每月一更的死線阿我哈哈←

  基本上從SIMA去閉關後一個月我也自動跟著閉關了(根本就是懶得打),到現在好像要3個月沒打文了,發出來的通通都是之前打起來放的,以至於這個月差點沒東西放TT(活該

  然後,我完全不曉得這篇標籤該打什麼orz

  如果有更多靈感的話大概會補他們的詳細或小日常吧,雖然這篇發出來大概就會被砲了ry


總字數:1134


评论(15)

热度(20)

©思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