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空

呃、請多多指教,這是個沒有節操的天地(X
可以叫我空空(*゚∀゚*)
雜食派,什麼都吃什麼都不奇怪,但是因為太雜食了怕雷到各位(鞠躬
基本上無雷。
最近糧食一直線→凶宅筆記、COF相關。

【甘党】Trade, Punishment or Teacher? ─Part 3

CP:甘党(這兩篇都只有甘党)

 

─part 2請往這裡→http://sola7721.lofter.com/post/1d2a4543_805a46d

─全部都是小段子,想到就寫,沒有規則。

─有病,慎入。

 

─單數由     @SIMA〟  寫,雙數由  空空  寫。

 

#7

 

  身為這所學校的主任,伊東歌詞太郎的工作了上課外,更肩負著巡視校園的重責大任。

  一所學校總是會有幾位公然蹺課的同學們,在校園四處閒晃,而一旦家長知曉,麻煩的就會是倒楣的校方。

  『我的孩子很乖,都是別人帶壞他的!』

  至今他已經因為告知怒氣沖天的家長真相後聽見無數次這句話了。

  他默默地為學校祈禱著,希望別再來這種怪獸家長啦。

  他照慣例在最後巡視到中庭,環顧四周一圈,確定沒有遊蕩人士需要談談人生後,他本想直接右轉,前往某人現在正在上課的班級,用愛意(變態)的眼神關注對方……如果草叢沒有正發出沙沙聲的話。

  正思考著自己是否該無視時,一抹黑一閃而過,下一秒竄出了一隻黑貓,碧綠的眼瞳與他四目交接。

  他彷彿聽見自己的理智線斷裂的聲響,奮力撲上那隻黑貓。。

  伊東歌詞太郎是個公認的貓癡,無藥可救的那種,他的手機相簿裡,排除他親愛的天月後,最多的照片便是各式各樣的貓。

  黑貓默默地往後跳了一格,於是他悲劇地用臉撲街,滋味無比酸爽。

  他抬起頭看著舔爪的貓,看見對方鄙視憐憫的眼神,彷彿在說「妄想是病,得治!就憑你也想抓到本大爺?」隨後便輕快地跳走。

  那眼神看得他渾身是勁,抖M力量大開,趕忙追隨貓大爺而去。

  貓大爺的腳程顯然和一般人相比是無可匹敵的,他不過轉了個彎,那隻小黑貓就已經消失在他的視野內,再不見蹤影。

  他翻越千山萬水……其實沒那麼誇張,他就只是在校園內不停地四處奔走,試圖找到方才那隻戳中他萌點的貓。

  「嗯──到哪去了呢?」

  伊東歌詞太郎不敢大聲叫喚,今天是同學們的期中考試,要是讓天月知道他又犯傻了,他回去就得跟客廳的沙發作伴。

  沒有柔軟的床鋪可以躺,沒法趁著睡覺時爭取些福利,更沒辦法看見天月的憨甜睡顏……這樣的下場光是想著就令他毛骨悚然。

  然而下一秒,象徵下課的鐘聲伴隨著考試結束時同學們的歡呼響起,得趕到下一個班監考的他只得認命放棄尋找,悻悻然地往回辦公室的方向走去。

  
  「歌詞太郎さん?」
  他的腳步頓了下,在聽見熟悉的聲音後立刻發揮神一樣的反應速度轉身飛撲,「天月くん──」
  天月一個輕巧熟稔的閃避動作就打消了某人的邪念,鄙視地看著失誤而差點再次與大地鄉親的某人。這時的伊東歌詞太郎才注意到被天月抱在胸前的某隻小動物,顫抖的手指比著那隻貓,「那隻貓!」

  他找了好久的貓!

  居然被天月くん抱在懷裡,還不停磨蹭!

  快放開那男孩讓我來啊!
  「嗯?這隻嗎?」天月當然無法聽見神情變化豐富的伊東歌詞太郎的真心話,只是一手熟練地順著貓的毛,臉上滿是幸福的笑容,「剛剛在監考時跑到教室裡的貓,跳到我腿上縮成一團以後就不肯走了。」
  那隻貓!
  那隻該死的色貓!
  那可是他夢寐以求的膝枕!
  就連他都沒享受過天月くん的膝枕啊!

  「天月くん,把那隻貓交給我吧,我來處理就好。」伊東歌詞太郎展露笑容,瞇起的眼睛閃著危險的光芒,額上滿是青筋,腦袋充斥著88禁的恐怖思想。

  「那就麻煩你了。」偶爾會發作的天然呆屬性屏蔽了天月的感官,乖順地將手中的小貓抱給對方。

  而小動物的靈敏直覺令小貓深感不妙,總覺得自己如果到了對面那男人手上,可能就再也看不到明天的太陽了,於是牠果斷地踩著天月的手,快速地逃離現場。

  「你別跑!」伊東歌詞太郎撩起袖子,正打算再次開追。

  「都快上課了你還想去哪啊!」天月一把拉住已然忘記自身職責的某人,往辦公室拖去,「你不是要去監考嗎!」

  「不──等等、先讓我解決那隻貓!」

  「再吵就睡沙發!」

  伊東歌詞太郎立刻噤聲,飲恨磨牙。

  

  那隻臭貓,最好就別讓我在暗巷裡給堵到!

 

#8

  蓋上以綠色為底色、角落印著兩隻小黑貓圖樣的便當蓋,將吃得一乾二淨的便當收進提袋裡,到現在為止他還無法習慣自己便當盒的顏色與樣式,要不是某次因為某些事讓他的便當盒意外分屍,名為伊東歌詞太郎實質為癡漢的人才會送了他一個新的。

  當天的情景他還記得一清二楚,在太陽才剛探出頭的早晨,他家的門鈴甚至比他床頭上的鬧鐘還要早響起,帶著睡意開門卻看見伊東歌詞太郎氣喘吁吁地站在門外,還未來得及開口問對方發生什麼事,綠色圖樣的便當盒就被遞到自己面前。

  「天月くん、請接受我對你的滿滿的愛吧!!」

  「你一大早跑來就是為了便當盒?」直接無視對方的奇怪的發言,他突然覺得自己應該是在做夢,若是閉上雙眼再睜開是否就發現自己其實正和溫暖的被窩相擁著?

  ……有這種想法才是做夢吧,他輕嘆了口氣。

  「嗯!昨天在路上和貓咪玩耍時正好經過寵物用品店,看見這個便當盒於是買來了!」笑的一臉爽朗的伊東歌詞太郎,對自己所說的話語絲毫沒有半點的遲疑,自顧自地接下去說著:「這個便當盒只剩下最後一個了,我昨晚煩惱了一整夜,還是天月くん使用它最合適不過了!」

  對於他的便當盒是寵物用品店買來的事,他一點也不想去反駁什麼了,哀莫大於心死大概是這種感覺吧,天月心想。

  收拾完畢後,他拍拍腿站起身走到了職員辦公室一旁的小倉庫去,這是他每天的習慣之一,在堆滿蔬果的倉庫中,他彎下腰拾取份量足夠的水果及蔬菜,袋子裝滿八分後便雙手抓住麻布袋的邊,使力提起沉甸甸的布袋朝著目的地前進。

  所幸,走出小倉庫後拐了個彎後就到了,否則要提這一大袋的蔬果走過大半個校園,即使是平時習慣運動的他也會覺得吃力。

  「大家──吃飯了!」提著滿滿一袋的蔬菜,推開網狀的鐵門,天月朝著籠內可愛的小兔子們喊,喜愛動物的他總是會在吃飽飯之後來餵養這些孩子們。

  除了能撫慰身心靈之外、還有另一個重點,來到這裡就算是身為主任的伊東歌詞太郎也無法跟在他身後一邊喊著『天月くん今天也好可愛!』、『兔子們和天月くん都好可愛呢!』,身為主任的他吃飽飯後可是必須去找校長開會的啊。

  於是這裡就成為天月暫時清淨的避風港了。
  「嗚喔!吃飯!怎麼都是菜啊天月老師?」龐大的身軀從一旁的稻草堆中衝出,一把搶走裝著果菜的袋子,唾棄地抱怨著。
 「才不是要給你吃的!你這傢伙怎麼會在稻草堆裡?」順勢把菜葉拿出來放到固定餵食的地方,天月鄙夷的看著一旁失落的コニー,餵養小兔子們明明就是對方的工作啊。
  「小兔子們說想躺在我的肚子上睡覺嘛。」順手抱起手邊正吃著菜葉的小兔子,コニー溫柔地撫摸著小兔子的頭,然而,看似溫馨的氣氛總有一股違和感。

  「牠們絕對沒有這個意思。」堅定地幫兔子們澄清,天月反覆思考著那股沉重的違和感到底是從何而來,在看見コニー順手抱起第二隻兔子時他總算是了解了,「你到底為什麼會想要來當飼養師啊?」

  「不,天月老師、我原先是校工的,但校長覺得我適合和可愛的小動物們天天相處所以才……」一臉凝重的回答天月的問題,自從負責照顧動物們起居後,コニー發覺這份工作其實也是不錯的。

  不過,由於位置問題,時常撞見學生們偷偷的躲在附近談情說愛,但也不僅是學生們,像上次他就無意中撞見了某老師與某主任的秘戀什麼的,到底有沒有為他這個單身的人著想?

  「不過我說你和主任要調情什麼的也要好好挑地方阿,雖然這裡上課時間不會有學生來,但你們上次那個白色液體.……」

  「等等,我已經跟你解釋很多次了是豆漿了吧?」連忙阻止對方繼續說下去,這是個善良純樸的校園故事啊,怎麼畫風一轉瞬間成了成人向了?況且上次他和伊東歌詞太郎在來的途中翻倒豆漿、而豆漿正好灑在他身上,更糟糕的是──

  就這樣被コニー給撞見了。

 

  「天月老師,你出去問問有沒有人相信當時那個灑在你褲子上的白色液體是豆漿,而主任紅著臉往你褲頭摸去是想幫你擦豆漿,試問多少人會相信呢?」

 

  這是一個不需要言語的答案。

 

後記:死線!我有踩到死線!!!!(這傢伙瘋了

我真的是在229的12點以前打完的!可是痞客跑不動不給我發阿TT!!

Lofter更狠直接跑不動,我還必須看它大爺的面子選良辰及時發(哭暈在廁所

所以這還是能算的吧,2月的每月一更!

我不管我要任性(乾,最近和SIMA兩個人手感都離家中orz


评论(2)

热度(41)

©思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