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空

呃、請多多指教,這是個沒有節操的天地(X
可以叫我空空(*゚∀゚*)
雜食派,什麼都吃什麼都不奇怪,但是因為太雜食了怕雷到各位(鞠躬
基本上無雷。
最近糧食一直線→凶宅筆記、COF相關。

29. 輕輕護上戀人枕在自己心口的腦袋(みー月)

 ─みーちゃん x 天月,請慎點。

 ─可以當作是因你而甜膩的空氣。(http://sola7721.lofter.com/post/1d2a4543_6b9aa62)的日常小續篇。

 ─上一篇文手:   @ちずみ 

   上一篇繪師:   @爆炸君★ばくはつ君 

 ─下一篇文手:  @SIMA〟 

 下一篇繪師:艾風(AIGooΣ(゚д゚lll)

 

同人創作,和歌い手的生活、現實完全毫無關聯,謝謝。

 

   

繪師:崩壞神(http://www.pixiv.net/member.php?id=5134122

 

  藍天與白雲交織成不同以往的美麗圖畫,陽光所帶來的氣溫正是舒適不黏膩,寧靜愜意的午後,是適合與戀人一同出門的美好時光,然而正準備出門赴約的男人卻因為出不了家門苦惱著,他是頭一次遇見這樣的情況。

 

  每當自己走到玄關準備穿鞋時,總是會有一抹黑白相皆的身影跟著跑出來阻止他,眨著渾圓的大眼睛蹭上自己的腳,可愛的模樣令他難以拒絕,明明已經懇求過了今天一定要出門才行,但小傢伙像是鐵了心,無論如何都不願意讓他出門。

 

  無可奈何之下,男人拿起電話打給對方,簡短地交代事情的經過,一連和對方倒了好幾個歉,才愧疚的掛起電話。

 

  「娜娜ちゃん,你今天怎麼了呢?」男人蹲在地上望著自家正在鬧脾氣的小寵兒,伸出手撫上那顆小小的腦袋瓜,他最了解對方喜歡什麼樣的力道,一下就讓小傢伙舒服的瞇起眼睛,撒嬌地往自己的手掌心蹭了蹭。

 

  太可愛了!必須拍起來才行、這不拍下來怎麼可以!

 

  男人沒有任何的遲疑,馬上拿起方才放在桌上的手機開啟照相功能,想對準坐在『娜娜ちゃん專用沙發』上的娜娜ちゃん時,卻被可愛白色貓掌給攻擊,將今天心情不好不想要拍照的心情都表現出來。

 

  被一把揮開,男人失落的摀住自己的顏,連手機都隨性地丟到一旁的沙發上,為了振作自己的心情,他將自己的瀏海向後梳了一些,露出平日不慣露出的左眼,拍拍雙頰勉勵自己,不死心的繼續安慰發脾氣的娜娜ちゃん。

 

  果然,是因為缺少那個吧?

 

  今天的娜娜ちゃん發起脾氣的威力和以往完全就是不同等級,他已經使出渾身解數,哼歌、說故事、送上小點心、小玩具,娜娜ちゃん只是優雅的趴在沙發上,將頭撇向一旁,舒適地享受透過落地窗照進屋內的陽光,完全不理會想安撫牠的主人。

 

  難道,他的世界末日要到了嗎──

 

  男人的心情徹底跌落谷底,要不是此時門鈴聲正好響起,他或許已經難過到連開門的力氣都沒有了,悲痛的從地板上站起身緩緩走向玄關,而ななちゃん仍舊享受著日光浴。

 

  推開了家門,站在門外等候的黑髮少年見到自己馬上就漾起笑容,向上彎的嘴角、因微笑而瞇起的眼、雙頰陷下深深的酒窩,沐浴在陽光下的笑容散發著溫暖的光芒,他決定將如此動人的畫面刻印進腦海中,這個笑容療癒了一顆受傷的心。

 

  「みーちゃん、怎麼了嗎?我帶你要的東西來了。」面對開著門有些呆愣的みーちゃん,他好奇的開口關心對方的狀況,並同時把手中的小袋子提高。

 

  「沒事,天月くん請進。」察覺到自己的失態,他連忙讓出空位以便站在外頭的天月進到家中。

 

  兩人才剛進到客廳,就看見原先還鬧著脾氣的娜娜ちゃん從沙發上起身,跳下沙發後一溜煙就跑到天月的腳邊,渾圓的一雙眼睛瞅著天月手上的袋子,發出低沉又溫柔的叫聲,並以天月為中心點繞著圈子、一邊磨蹭,尾巴伸直而尾巴的尖端輕輕的左右搖擺著。

 

  是撒嬌的表現呢。

 

  「啊,娜娜ちゃん,好久不見,一定很想要這個對吧?」蹲下身子,天月和ななちゃん打了招呼,拿出袋子裡的貓尾草,讓娜娜的眼睛都亮了起來,耐不住本能地伸出白白的貓掌朝著貓尾草揮去,天月閃過娜娜ちゃん的揮掌、迅速的把貓尾草移到了另一個方向。

 

  從上一次海外Live回國後來拜訪過一次就再也沒來了,拿著貓尾草的天月就在地板上和娜娜ちゃん玩鬧起來。

 

  「我先去泡茶。」看見ななちゃん的心情總算是平復,目前看起來是不會再鬧脾氣,みーちゃん大大地鬆了口氣,不想打擾眼前美好的光景,他決定先進廚房泡杯熱茶招待天月。

 

  就在みーちゃん進廚房泡茶的同時,天月與ななちゃん一人一貓就從客廳的地板上轉戰到沙發區,天月將ななちゃん抱進懷中,手也沒停的揮著貓尾草,直到みーちゃん泡完茶為止。

 

  「謝謝。」接過みーちゃん手中的熱茶,天月向對方道謝,而ななちゃん早在みーちゃん要將熱茶遞上時就離開天月的懷中,改鑽進坐在天月身旁的主人懷裡。

 

  「いや、我才要謝謝天月くん,最近一直沒有時間可以去買木天寥味道的貓尾草回來。」みーちゃん拍拍坐在自己腿上的ななちゃん,像是為了回應自己、ななちゃん貼心的蹭了蹭拍在腦袋瓜上的手掌心,這幾個星期以來自己都忙著Live的事情,原本想趁著今日外出順路買回來的。

 

  沒想到ななちゃん已經先忍不住了。

 

  「之前有多買一些放在家裡要給りん,幸好還有呢。」將手上的茶杯擺放至桌上,天月回想起前些陣子和みーちゃん一起去寵物店的時候,店員大力推薦店裡的熱銷產品,經過特製加工的貓尾草含有貓咪喜愛的木天寥的味道,雖然當時是想要買回家卻不小心買太多,只好先把一部分收起來。

 

  他忘不了把貓尾草帶回家時,馬上就引起霸佔著枕頭的りん的興趣,以往要讓りん離開枕頭總是要費好大一番功夫,現在在家中,貓尾草的功用簡直和救世主沒兩樣啊。

 

  「抱歉,明明和天月くん約好的。」微側過身,帶著歉意垂下頭、額頭卻剛好撞上天月的肩膀,力道雖然不大但みーちゃん的額頭還是浮現了一小塊的淡紅色痕跡,原先摸著ななちゃん的手摸上了自己的額,似乎是沒有大礙。

 

  最後卻也免不了要和天月道歉。

 

  被撞到肩膀的天月則是嚇了一跳,為了查看みーちゃん額頭的狀況,他轉過身半跪在沙發上頭,慌張的握住對方摀住額的的手,另一手摸上淡紅色的痕跡,擔憂地問:「沒事吧?」

 

  四目相接的兩人在無意中拉近彼此的距離,天月的眼眸中透露的是滿滿的擔心,みーちゃん回握了天月的手,眼眸中能看見對方的眼裡的自己,空氣中似乎散著一股清甜與曖昧的氣味,只有獨處時能嗅到這特別的芬芳。

 

  「那個、天月くん……」

 

  『喵──』一聲貓叫打斷自家主人想說的話,ななちゃん伸出圓潤的貓掌搭在みーちゃん的肩上,雙腿使力撐住自己拉長的身體,蹭了蹭みーちゃん的臉頰,即使站起身也要傳達自己的心情。

 

  「嗯?ななちゃん想要做那個嗎?」雖然美好的氣氛被打亂了,みーちゃん仍舊是溫柔的抱著ななちゃん,說著只有他們之間才能懂得的交流。

 

  『喵。』ななちゃん輕輕回應了一聲。

 

  「做那個是……?」趁著みーちゃん和ななちゃん一人一貓在溝通時,天月已經從半跪恢復了坐姿,聽著『談話』內容,他說出了自己的疑惑。

 

  「雖然有點不好意思,能麻煩天月くん稍微往前坐一些嗎?我需要躺著。」

 

  「はい。」

 

  天月將自己的身子往前坐了些,幸好みーちゃん家的沙發非常的大,馬上就騰出足以躺下的空位,而抱著ななちゃん的みーちゃん也如他自己所說的躺下了,枕著方才擺好的小靠枕,放鬆自如的模樣令天月不禁莞爾一笑。

 

  ななちゃん渾圓的大眼眨了眨,在みーちゃん的胸口上尋找習慣且舒適的位置,蜷曲著身子躺在屬於自己專屬的位置上,似乎準備進入夢鄉。

 

  原來剛才ななちゃん是這個意思。

 

  「天月くん要一起來嗎?」拍拍自己左邊空著的胸口,朝著天月伸出手,みーちゃん大方的邀請對方,聽見ななちゃん已經發出了呼嚕的鼾聲,他嘴角的笑意更深了。

 

  「咦?我嗎?」天月感到驚訝,瞅著酣然入睡的ななちゃん,他有些猶豫,畢竟這樣的動作時在令人害羞。

 

  「來吧。」

 

  不忍拒絕的天月終究是躺上那令人害羞的位置,聽著規律的心跳聲,天月察覺到自己全身的溫度都在上升,臉上或許也早被緋紅給佔據,他似乎能夠明白,為什麼ななちゃん能快速的入眠,在這個位置上,有滿滿的安心感。

 

  みーちゃん輕輕護上戀人枕在自己心口上的腦袋,原先空著的左胸口被對方給填滿了,從手心傳來的溫度能夠明顯地感覺到,這是一份、即使再灼熱他不也會放手的暖度。

 

  「啊……這個姿勢真的很讓人害羞。」

 

  「但是,我很喜歡。」

 

 

後記:忠犬也進入了尾聲,謝謝參予的所有人,也謝謝有關注忠犬的所有人,謝謝大家願意參加我和SIMA臨時的邀約,大家都是天使OQ

然後那個木天寥味道的貓尾草是我亂掰的(槓#

最後我就想問一句,到底有沒有人入咪月坑,我冷死了我好冷阿怎麼沒有人來陪我(哭暈

總字數:2891


评论(3)

热度(17)

©思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