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空

呃、請多多指教,這是個沒有節操的天地(X
可以叫我空空(*゚∀゚*)
雜食派,什麼都吃什麼都不奇怪,但是因為太雜食了怕雷到各位(鞠躬
基本上無雷。
最近糧食一直線→凶宅筆記、COF相關。

【ニコニコ】禁止事項。

─CP有:甘党、そらまふ、はしんく(反過來)

─絕對不是正經向。

─圖片在最底下。

同人創作,和歌い手的生活、現實完全毫無關聯,謝謝。

 

*

 

  「我說……そらるさん和un:cさん,不阻止一下那兩個人嗎?」

 

  他頭疼的看著眼前有些雜亂的場面,過於興奮的友人們正蹦蹦蹦地在房內跳著,和另外三個……與其說安分、不如說是淡定的人形成強烈對比,只見他們坐在座墊上輕啜了口原先擺放在一旁的熱茶,耐不住性子的他對坐在前方的兩人提出疑問。

 

   再不阻止他們,房間就要被拆了啊。

 

  好不容易有空閒的時間可以出來小旅行,他可不想因為損毀房間而被旅館踢出門外,若要論就造成現在場面的原因,則必須從前幾日他們無意中的聊天內容說起。

 

  原定出門旅行的人只有三個,一個是他自己、另一個是まふまふ、還有一個是はしやん,他們三個約好要拋夫棄子(?)的自己出來放鬆一下自己疼痛的腰與疲累的心靈,卻沒料到當他們在談論洗澡party的時候正好被聽見了。

 

  於是當まふまふ在收拾行李時旁邊默默的多出了一行李箱的分量,他自己則是被某人緊抱在懷中並聽對方喊了兩個小時的『我也想去!不帶我去我就不放開!』,而はしやん是在集合那天直接把人領著。

 

  總而言之──嗯,就是總而言之。

 

  此時,原先蹦蹦跳著的黑髮少年與白髮少年也不顧身上穿著寬鬆的浴衣,倏然間趴倒在地,並開始翻滾,「あまちゃん一起來玩啊──」抱著房間內附贈的小型抱枕,白髮少年露出純真的笑顏對著自己喊道,還身出透嫩的手揮了兩下。

 

  而一旁的黑髮少年停下打滾的動作,把自己枕在抱枕上頭,偏著頭嘴角向上勾起,輕挑起眉大有『上啊,讓你上呢。』的意思,附帶胸前因為翻滾而露出的大片白皙,天月開始懷疑起好友這個眼神到底是對著誰了。

 

  「我不……そらるさん不要伸手啊!」沒有被兩人突如其來的動作給嚇著,他原想擦掉額邊的滾滾汗珠,卻沒想到自己竟然反射性地就拍掉そらる伸出的那隻手,不光是對方嚇了一跳、連自己也是。

 

  一定是平時養成的習慣惹的禍,他斜著眼瞅了坐在身旁的伊東歌詞太郎。

 

  更可怕的是,他好像隱約的看見そらる嘴角掛著若有似無的水珠,怎麼可能呢,人稱一露出笑容就可以讓まふまふ在床上連躺三天的そらる怎麼可能看著まふまふ流口水,這畫面就好比是噙著笑的霸氣總裁正在流口水啊!對!一定是幻覺!

 

  「まふまふ,回來坐好。」方才那瞬間彷彿被迷惑了,被天月拍了一下才撇開頭將自己的視線從まふまふ身上移開,そらる默默朝了對方喊了一句。

 

  反倒是un:c似乎已經耐不住性子,看見那片美好的景色,再不上的還是男人嗎?於是他準備遵從自己內心的想法,正想起身之際肩膀傳來一個力道,定神一看是伊東歌詞太郎,他皺起眉頭有些不滿。

 

  「un:cくん冷靜點,孩童不宜的事情這裡不行啊!還有小孩子在!」慌張地阻止了un:c的伊東歌詞太郎如是說,雖然剛才不明所以的被天月瞪了一眼讓他覺得自己有些無辜,但是帶著冷漠投射視線的天月也非常可愛!

 

  「啊?」被伊東歌詞太郎的一番話搞得發愣的un:c發出了單音節,眼角的餘光正盯著慢慢『爬』向座位區的はしやん。

 

  「un:cさん別理他,他腦子壞了。」

 

  「咦,天月くん好過分!」亦然的放開搭在un:c肩上的手,伊東歌詞太郎張開雙手側過身試圖想一把抱住坐在身旁的天月,結果不如所料,被一把推開,不死心的他又再度撲上,而結局最終也是一樣的。

 

  想在天月くん懷中尋求藉慰難道錯了嗎?伊東歌詞太郎秉持著我抱不到你但我至少要摸摸小手的精神再度挑戰著,不得不令人佩服。

 

  「そらるさんSOS!まふまふ要被閃瞎了!」拿起抱枕遮擋住自己的視線,乖乖坐回そらる身旁的まふまふ喊著,雖然他不時地將抱枕向下微微收起、露出眼睛觀察著一旁的情況,標準的愛看又怕受傷害。

 

  「笨蛋。」伸出手幫忙把まふまふ有些敞開的浴衣領口稍稍整理,そらる在まふまふ眼前張開手掌,只見對方臉上泛起一抹暈紅,接著伸出手扣了上來,十隻手指交錯緊握,他露出了不懷好意的笑容,「閃回去不就得了?」

 

  「そらるさん好帥……」

 

  「到底有沒有人顧慮過我們的感受?」はしやん有些慵懶地趴在un:c的肩上,覺得眼前的閃光已經不是一副墨鏡就能抵抗的了的,根本就是核彈級爆裂物啊,殺人嗎!

 

  警察先生這裡有人意圖使人雙眼燒焦啊,可魯都表示自己要罷工不幹了,虐狗啊──

 

  「我看還是別開洗澡party了。」揉了揉はしやん烏黑的髮,un:c也是萬般無奈,並不是他們不想回擊,只是……一旦他們稍微有動作,簡直就像是乾柴遇上烈火那般,後續大概就只能上演深夜劇場的限制級劇情。

 

  聽了這句話的そらる與伊東歌詞太郎認同地點點頭,想必他們跟來的最大目的就是阻止他們三人一起洗澡吧,真是的,看一下又不會少一塊肉。

 

  はしやん同時也了解un:c顧慮著什麼,但那從來都不該會是自己要煩惱的,內心浮現小惡魔的他輕啃上un:c的後頸,力度適中、不太輕微卻正好能留下一點痕跡,接著便伸出舌去來回舔弄著。

 

  「はしやん你……!」

 

  「嘿嘿。あまお和まふくん不一起去洗澡的話我們就要走囉?」はしやん俐落地躲開想朝自己撲上來的un:c,向後挪了一步就站起身,等待那兩位發光體的回覆。

 

  「要!!」一甩身旁的人,兩人同時從地板上跳起。

 

  「等等、一開始不是說好猜拳決定誰和誰一起洗的嗎?」

 

  「你們也可以去隔壁一起洗呀。」蹦蹦跳的拿著自己早已準備好放在一邊的換洗衣服,三人丟了個眼神送給身後表情各種複雜的戀人,便開心的走向聽說非常高級非常寬敞的浴室,關上門前還特別囑咐他們不許跟上來偷看。

 

  愉快,這種感覺實在太大快人心!

 

  ……接著他們卻看著まふまふ傻眼了。

 

  為什麼呢?

 

  「まふくん你在做什麼?」迫不急待的他已經把自己脫到一件不留,只剩下半身用一條毛巾繫在腰上圍住,推開門想走進浴室內卻看見まふまふ遲遲站在門外,站在門邊的他替對方打開門並詢問著。

 

  「あまちゃん你們先進去……」此時顯得扭捏的まふまふ輕聲的回答,令人摸不著頭緒。

 

  一股暖源突然貼上背後,側過頭一望,原來是はしやん好奇的貼在他身後探出頭,面對まふまふ的異狀,他一針見血地提出疑問,「まふまふ你拿手擋胸是在做什麼?」

 

  「呃、遮羞!」

 

  「啊?」兩人露出的表情已經不是驚訝,如果以網路用語來說大概就是一臉『WTF』,瞬間變臉要有多精采有多精采,在空氣凝結的那一段時間,他們便改用傳聞中的冷漠臉盯著まふまふ瞧。

 

  最後,まふまふ漲紅著臉大喊。

 

  「そらるさん說……不對、媽媽說胸部不可以隨便給人看!!」

 






圖片感謝:  @哭洗 


後記:又到了每月一更該踩死線的日子了,對不起我又發了這麼病的東西(自我反省

和哭洗兩個人互坑的結果就是兩敗俱傷,謝謝哭洗畫的圖ww

雖然途中發生了一點意外,心疼哭洗233 意外之後就過著被我催稿的日子#

但同時我也被  @哭洗  和  @SIMA〟  追殺,懶癌末期求別虐OQ

 

總字數:2440


评论

热度(87)

©思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