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空

呃、請多多指教,這是個沒有節操的天地(X
可以叫我空空(*゚∀゚*)
雜食派,什麼都吃什麼都不奇怪,但是因為太雜食了怕雷到各位(鞠躬
基本上無雷。
最近糧食一直線→凶宅筆記、COF相關。

【ルアx天月】越えますか?(01)

─超級喪心病狂,無法接受就別點了,真的慎點。(很重要)

─附圖是為了收買大家的心。(哪裡不對

─除了慎入之外無話可說了,不過才第一章也沒什麼CP

─劇情架空。


─此為同人創作,和歌い手的生活、現實完全毫無關聯,謝謝。

 

*

 

          假如一切都是命中注定,

          那麼、跨越,是否正確?

 

 

  有著一頭深褐髮色的青年愉快地漫步地走在回家的路途上,透過裝飾用的無鏡片眼鏡望去能清楚看見笑彎著的眼睛,唇邊綻放一抹迷人的微笑、露出深深的兩個酒窩,輕哼著在腦中浮現的輕快旋律,兩隻手中提著不同大小的寵物籠、正好能搭配今天的藍天白雲。

 

  轉開自家門把喊聲『我回來了──』,放下寵物籠將兩隻愛寵放出來,邊脫著腳上的淺咖啡色的短靴、邊和走來門口迎接的母親報告從獸醫院回來的檢查結果,一貓一犬均健康,這也是讓他心情愉快的原因之一。

 

  套上室內拖鞋呼喊著愛犬的名子,和母親聊上兩句便抱起跑到腳邊來的愛犬,請母親繼續回廚房忙碌、自己帶著愛犬準備去浴室洗澡,同時也思考著待會還有什麼事情要做。

 

  坐上特地在浴室準備的小椅子,捲起袖子避免開水時會染濕衣服,盯著站在地板中央的愛犬、那渾圓的大眼中想逃跑的感覺他可沒看漏,天月拿起擺放在一旁的蓮蓬頭、調好適當溫度後朝著想逃跑的愛犬淋去。

 

  順著水流沖下,咖啡棕的毛全都緊貼在嬌小的身軀上,那副好笑又可愛的模樣真是看幾次都不膩,天月暗自想著或許這就是自己難得的惡趣味吧?以欺負自家的愛寵為樂。

 

  伸出手按壓一旁的小罐子,搓上寵物專用的沐浴乳,細心地幫ルア洗著泡泡澡。

 

  在搓洗的同時他卻不小心發呆了起來、正確來說是思考等會要放什麼新曲到網上才好,直到回過神來發現手上觸摸的感覺似乎不太對勁,、光滑的觸感與往常不同,正打算沖水了解發生什麼事情的時候卻被站在浴室門邊的母親給嚇了一跳。

 

  手上握著蓮蓬頭,天月露出疑惑的表情看著母親、卻得到母親溫柔的笑著對自己交代:「我已經把衣服準備好了,等等出來穿吧。」,惹得他一頭霧水。

 

  自己的衣服明明就沒濕、為何母親要那樣說?

 

  放棄思考的天月轉開水龍頭,準備幫ルア把身上的泡沫洗掉,但眼前卻出現用泡沫堆成的山,連地板都看不見了,他可不記得寵物專用的沐浴乳能搓出如此大量的泡沫啊。

 

  將水量開到最大,他努力的沖洗掉眼前的泡沫山,然而緊接著出現的畫面讓他震驚無比……原先的愛犬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竟然是濕著身子、髮梢上還有些許泡沫的男孩子。

 

  完全不了解現在到底是什麼狀況的天月,只想衝出浴室發推特附註自己遇到了靈異事件,可事實上他卻是呆愣愣的拿著蓮蓬頭沖著水、一動也不敢動的盯著小男孩看。

 

  一分鐘過去、兩分鐘過去、三分鐘過去……

 

  腦內一團亂的他正思考著警局受不受理靈異案件,但怎麼想都會被說是在作夢、或許還會被誤認為是精神上有些問題,此時,眼前瑟瑟發抖的男孩發出的噴嚏聲將他拉回了現實,啊……原來不是在作夢呢。

 

  最後他無奈的關上水龍頭、放下手上的蓮蓬頭,嘆口氣牽著小男孩出浴室,思考著該如何和母親解釋現在發生的不可思議的事情,就看見母親已經拿著大浴巾走來將小男孩擦拭身體、一把抱起放到了沙發上頭。

 

  拿起一旁放置好的衣服,輕柔的幫小男孩套上、擦拭著濕透的頭髮,轉過頭對著呆愣在原地的自己吩咐:「還站在哪裡做什麼,快去拿吹風機呀。」,惹得他只得乖乖點頭去找吹風機。

 

  伴隨吹風機製造出的聲響,在母親俐落的打理之下,小男孩已經變得和在浴室時完全不一樣,彭起的棕色頭髮依舊顯得稍微過長、在深棕的髮色上還有著兩搓白髮混入其中微微翹著、感覺就像是狗耳朵那樣的可愛。

 

  特別是那渾圓的深棕色大眼以及看來白皙軟嫩的臉頰、配上剛好合身的點點襯衫和針織的小綠色毛衣、能剛好露出小腿的小短褲,只要再戴上圓頂帽就頗有英國紳士的風格,趴在沙發上歪著頭露出無辜的神情。

 

  這種可愛的樣子,別說是外頭的女生、連自己都看得差點要大吶喊怎麼會這麼可愛,天月頭一次感覺到自己如此的糟糕。

 

  「媽媽……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這個小男孩是誰?」看著趴躺在沙發邊上的小男孩,天月決定問問自家從頭到尾都不驚訝並且冷靜的母親,這到底是什麼奇怪的狀況?

 

  「這孩子是ルア呀。」母親則是露出『你怎麼會來問我』的微妙神情,伸出手去幫小男孩整理頭髮,輕柔的動作中充滿溺愛。

 

  「怎麼可能……」總覺得今天的自己真是飽受驚嚇,天月正思考自己的人生到底哪裡出了差錯,雖然小男孩的特徵與髮色確實和ルア有幾分相像,但這樣也不足夠判斷他就是ルア吧?

 

  「為什麼不可能?りんちゃん也是這個樣子啊,而且是在我眼前。」母親坐到沙發上,一附神態自然的樣貌令天月感到佩服。

 

  聽見母親所說的話,天月不得不去相信這不可思議的事情是真實的發生、現在正發生在自家的愛寵身上,覺得自己全身突然地被一種無力的感覺給侵蝕,既然連りん都變成人樣了,那:「りんくん去哪了?」

 

  「這裡。」回答的聲音從廚房傳來,一位穿著休閒棉質T桖搭配牛仔褲看來三十來頭的成熟美女優雅的渡步走來,有著比常人還白皙透澈的肌膚,瀏海夾著黑色髮夾、及腰的橘色長髮、髮尾是漸層的黑色,雙手環胸的慵懶卻面無表情的強勢的感覺,特別是那雙就像是貓一樣的眼睛。

 

  這種感覺,果然是りん沒錯!

 

  「那現在到底該怎麼辦?」扯了扯自己的雙頰試圖讓臉部放鬆,天月頭痛的問著。

 

  「當然是想辦法讓りんちゃん和ルアちゃん恢復原狀囉。」母親答的非常理所當然,拍拍躺在沙發上的ルア後便站起身說著她必須進出門去買晚餐缺少的材料,一邊吩咐自己把已經睡著的ルア抱上樓去照顧,就這樣走去準備出門必須用的東西後自故地出門了。

 

  りん說聲自己也要幫忙隨後就跟著母親一起出門,留下還未能回過神的天月和睡得香甜的ルア在家中。

 

  最後,回過神的天月抱起睡在沙發上的ルア到房間去,把一切都打理好後上網刷著自己的推特,無奈的寫著:

 

  天月-あまつき- 5秒鐘前

  『媽媽到底是什麼人啊,太不可思議了這個(′ʘ⌄ʘ‵)』

 

 

 

以下是無敵可愛的小ルア O//H//O

 

  

 

圖片感謝 F-cy ㄉㄉ!!

 

 

後記:一直在思考該不該把這篇搬來lofter,終於在把第三章的稿子打完後決定慢慢放上來了,真的不知道到底會不會填好坑ry 

副標大概就是:我的媽媽哪有這麼淡定?(乾

不得不說媽媽的出場率,媽媽我崇拜你阿媽媽!然後不得不吐槽開頭的少女模式orz

會有這腦洞開這坑都是因為天月的親バガ模式、常常貼ルア的照片、摸摸ルア揉揉ルア、和ルア撒嬌什麼的……簡直是萌的我心癢難耐又飢渴(?)

嗯、然後在cyㄉㄉ的大力支持下我……坑頂離我好遠啊(炸

只能說ルア就是個私心,寫完想要的畫面後知後都不想動惹ww 可以算一章完結就好了嗎(Q

希望大家會喜歡,我們、很久以後的下次見///(##

 

字數:2052


评论(2)

热度(19)

©思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