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空

呃、請多多指教,這是個沒有節操的天地(X
可以叫我空空(*゚∀゚*)
雜食派,什麼都吃什麼都不奇怪,但是因為太雜食了怕雷到各位(鞠躬
基本上無雷。
最近糧食一直線→凶宅筆記、COF相關。

【甘党】mischief

─0630天月生日賀文。

─短篇。

─此為同人創作,和歌い手的生活、現實完全毫無關聯,謝謝。

*

偌大的手掌覆在柔軟的白色皮毛上頭,用適度的力道來回撫摸,見眼前的小傢伙舒服地喵喵叫,他便瞇起眼輕喊愛貓的名字並逗弄著,臉上寫滿溺寵與疼愛,這是在一旁滑著手機的黑髮少年跆起頭之後看見的場景。

「歌詞太郎さん你已經維持這個狀態玩了ぽんぽん十分鐘了喔?」雖然非常不忍心打擾眼前一人一貓看起來甜蜜的畫面,但再不提醒對方,估計這個狀態可能要維持一整個下午。

就算他本來就是趁著放假時來伊東歌詞太郎家坐客,但若是對方真的玩了一下午的貓,自己大概就要抱著趴在一旁的みみ找周公下棋去,天月心想。

「嗯?天月くん你看──喊了ぽん的名字牠會答覆!」伊東歌詞太郎興奮地轉過頭告訴身後的天月這個消息,改為將ぽんぽん抱在懷中,感覺整個人都冒著粉色泡泡,就只差沒把臉貼上去蹭兩下。

「這已經是眾所皆知的事情了好嗎……」無力的回答對方,但勾起的嘴角卻早已出賣了他,天月伸出手摸上安靜呆在主人懷中的ぽんぽん,他也不是沒辦法理解為什麼伊東詞太郎會如此喜愛懷裡的ぽんぽん和慵懶地躺在一旁みみ。

「嗯?是這樣嗎?」露出爽朗的笑容,沒有自覺的伊東歌詞太郎盯著天月沉思了好一陣子,身子微微向前拉近彼此的距離,接著伸出手揉上對方柔順的黑髮。

被對方突如其來的動作給嚇了ㄧ跳,天月抬起頭眼眸中盡是疑惑,近距離的四目相接讓他能清楚看見伊東歌詞太郎的雙眼,裡頭赤裸裸的情感讓他感到莫名地害矂。

「あま……?」

「つき?」反射性的回答,天月的語氣略帶點疑惑,下ㄧ秒馬上了解對方的意思,敢情是想試試他是否和ぽんぽん一樣聽見自己的名字會答覆?

天月開始認真思考著是不是該伸出手把距離自己不遠處的臉頰從左右兩邊扯開。

「天月くん你的表情好可怕啊......あま?」有自覺的默默退後一些,面對天月露出冷漠的神情,伊東歌詞太郎仍沒有放棄的繼續玩下去,沒辦法、誰讓他就是想看天月各式各樣的表情和不同的音調,如果可以他真想錄下來晚上睡覺時播放。

「お。」瞥了眼玩心不減的伊東歌詞太郎,天月還是乖乖的回答對方,反正はしやん和まふまふ他們幫自已取了好幾種不同的叫法,在腦內思索接下來該回答什麼好的天月突然間靈機一動。

偏著頭嘴角上揚成完美的四十五度角,微笑時露出深深的酒窩非常迷人,然而伊東歌詞太郎看見天月的笑容卻反倒冒起冷汗。

「あま……?」

「ちゃん。」

咦?回答不如自己預期的那樣是什麼奇怪的內容,況且也沒什麼問題,也許方才那個笑容並沒有什麼特別的意思?

「あま……嗯?」發現天月朝著自己勾了勾手指,伊東歌詞太郎沒有多想就把身子往前靠了一些,不曉得是不是錯覺,他似乎看見天月頭上冒出了惡魔的小角,呃、應該不會被揍吧?

「ちゅう。」看見伊東歌詞太郎向前靠之後天月便將自己的唇向前貼上對方的,原先想像蜻蜓點水般地輕點,但因為想做點惡作劇便施點力啃咬了下,於是成就了現在這個溫柔與粗暴共存的吻。

臉上寫滿震驚而久久無法回神的伊東歌詞太郎宛如石化般呆愣在原地,計謀得逞的天月抱起跳到自己身上的みみ一溜煙地繞過眼前的人逃走,留下房間的主人一個人在房內。

伊東歌詞太郎伸手摸上自己的唇,方才留下細微的刺痛感告訴著自己這一切並不是幻覺,心臟噗通噗通地快速跳動著,頭腦嚴然已無法做出思考,他還沒告訴天月應該要唸『あまちゅ』而非『あまちゅう』……

所以他現在應該……先上網問問『天月くん帶著みみ逃跑了,我該如何是好?在線等、急。』嗎?

好像應該先追上去對吧?對、先追上去!

接著只見伊東歌詞太郎俐落的起身,開門後便匆匆地跑走了。

後記:拖了一整個月的稿就在最後一天趕死線,原本想在6月當個高產空的,然而很有手感的打了兩篇文之後被逼著打期末報告,手感大神就這樣跟著期末報告離家出走了。

於是我又成了頹廢的空空了,大家好(槓

6月30號是個美好的日子,祝福我心中最美好的天使生日快樂。

總字數:1395

评论(2)

热度(32)

©思空 | Powered by LOFTER